欢迎访问中华商标网
与知识产权审判事业一起成长(下)
2005年12月02日来源:中华商标协会

  (接上期)九十年代后期,是信息技术、计算机技术、生物工程快速发展的时期。很多新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摆在每个知识产权专家、学者和法官面前。特别是随着网络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网络商务的出现,国际上一些科技发达的国家已经遇到这样或那样的网络诉讼,理论研究和立法研究领先了一步。而我国在这一技术领域发展较晚,因此缺乏相关的行为规范。我国知识产权法学专家郑成思教授较早关注国际上知识产权发展这一新的趋势,曾撰文提请国内的相关行业和人士注意研究这一问题。1997年,我在一次理论研讨会上直接聆听了郑.教授介绍国外的相关情况。但在当时,更多的人尚无紧迫感,记得在1998年初的一次研讨会上,还有学者预言:涉及网络的案件在我国两年内不会出现。但当年下半年,北京法院就受理了未经许可将他人作品数字化的侵权案件。年底,我们受理了美国欧特克公司诉生信国际有限公司这一全国首例在网络环境下发生的不正当竞争纠纷案。这一情况引起我的注意,我预感到历史给了我们机遇。我一方面通过各种渠道了解掌握信息,另一方面利用各种方式向技术专家和法律专家学习。19998月,我受理了荷兰英特艾基公司诉北京国网信息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案,即著名的"IKEA域名案"。这是我国第一件涉外网络域名案件,在此之前,我国涉及网络域名的案件只有两件,一件当事人庭外和解,另一件也因技术性的原因被判决驳回诉讼请求。因此可以说在我审理该案时,既无专门法可遵循,也无先例可参照。当时在我国相关学术界对域名是不是知识产权保护客体这一最基本的问题还在争论,因此司法实践中对域名是否保护、如何保护、适用什么法律保护等问题都是我无法回避的。我利用出访美国的机会了解美国最新的立法(美国国会刚刚通过法案)和司法经验;利用参加国内学术研讨的机会了解网络信息技术的发展与应用;与专家学者和同行共同研究网络域名司法保护的问题。在此基础上我与合议庭就该案涉及的域名的法律属性、域名抢注的性质、侵权的判断标准和法律适用等问题提出自己的四点意见并向上级法院作了汇报。这些意见在后来高级法院下发的指导性文件以及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中得到了充分肯定。在该案件审理中还首次提出了请求司法机关确认驰名商标的问题。长期以来,我国的做法一直是由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认定驰名商标,法院是否有权在案件审理中个案认定驰名商标问题在学术界一直是有争论的,行政机关主流的意见认为驰名商标的认定是行政权力,法院一直是沉默不语。面对案件中的诉讼请求,我被"''到不得不说的境地。商标法颁布实施近二十年以来,"驰名商标"的概念和制度一直没有在国内立法和司法中得到确认。我意识到这一案件的判决会引起争议。经过思考,我认为:"驰名商标"是一个动态的事实,对事实状态的认定不是行政授权行为,法院有最高和最终的权力。随着"'IKEA'商标被法院认定为驰名商标""宜家域名案'创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四个首例"的宣传,引发了"法官不能创制法律""司法权不能替代行政权""此案代表了我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新水平和新发展"的争论。有的专业院校还专题讨论研究此案。

   所幸的是,此案确立的基本原则被上级法院确认,被立法所吸纳。在WIPO(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裁决域名争议的裁决书特别阐述: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ikeacomcn"是一个划时代"的判决(alandmarkdecisino)。在WIPO组织的裁决中,有不少于三件争议案引述了本判决("dragonsealcom"案、"cigweldcom")。作为一个职业法官,我不仅对该案件裁判的观点和结果能够被国内外承认,推动立法和司法中确立驰名商标保护制度,成为专家学者研究的素材引以为自豪。也为该案判决后欧美国家和地区的新闻媒体进行了广泛的报道,为国家赢取了积极的影响而骄傲。

  2000年12月19,我审结了刘京胜诉搜狐爱特信信息公司侵犯著作权纠纷案,此案为首例涉及提供搜索引擎网络链接服务商的法律责任认定的案件。与同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有关规定完全一致。此案判决已刊登在最高法院公报上。

  担任了知识产权庭审判业务主管领导工作后,我一边指导其他法官办案,参加案件的研究,批改法律文件,一边坚持在审判一线主办重大疑难和新类型的案件,从中摸索总结经验。从199812月到2003年初,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50余件涉及网络环境下不正当竞争,作品数字化,数字化作品(包括网上MP3音乐)下载,网络链接,网络传输,网络(中、英文)域名争议,网页(多媒体及数据库)的保护,ISPlAPICP商的法律责任,电子证据的认定等非常前沿的法律问题的案件。成为全国受理网络案件数量和类型最多的法院。这些案件大都是在法律尚无明确、具体规定的情况下首次作出判决的,因此具有偿试性、开创性(如:"MP3"案、"IKEA""WHISPER""VIAGRA"域名案、"首都在线"案、"搜狐"案等),在国内、外引起极大的反响。最高司法机关和立法机关也十分重视,在出台相关司法解释和修改相关法律的过程中收集了我们的判决文书进行研究。国内、外的一些专家认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这一批网络案件的判决表明:中国的知识产权司法保护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事实证明我们抓住了机遇,展示了我们的知识、经验、技巧、意识和能力。

  几年来,不仅网络新类型案件对我们提出了挑战,就是在传统类型的案件中也出现了很多新问题。如"反向侵害商标权"问题、知识产权"即发侵权"问题、知识产权权利冲突的问题、对老字号的保护问题等。我在学习研究新技术带来的新类型案件的同时没有放松对传统案件的研究。

  1996年12月22,我审结了杜琪诉广东今日(集团)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权纠纷案。该案是涉及"ROBUST"(乐百氏)注册商标与美术作品的著作权;中突的案例,该案例在全国也是早期的权利冲突的案例。

  1998年,我在审理涉及"蜜雪儿"商标的侵害商标专用权及不正当竞争案中,首次认定被告将原告的注册商标登记为自己企业商号的行为是违反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

  199910月,我主审的侵害"温蓝得"商标专用权案结案,该案被告将原告生产销售的服装上的商标撕去,贴上自己的商标出售。我们认定被告的行为构成侵害原告商标专用权。在1994年,我主审北京服装一厂诉新加坡"鳄鱼"侵权案中遇到此类情况,遗憾的是因法院"分家",案件转由北京一中院继续审理。北京一中院依照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原则对该案进行了判决,但我一直在考虑这种行为是什么性质。"温蓝得"商标专用权案使我再次思考这个问题。商标注册人取得了专用权,这个"专用"应该有两方面的含义:一个是别人不能使用(专用中的""):再一个是自己使用的权利不能被剥夺(专用中的""),法律赋予商标注册人的"专用权"是其实现经济利益的手段,专用权的""被剥夺,使商标权人不能实现经济利益,应该认定是商标专用权被侵害。这种侵权的形式在计划经济时期是不可能出现的,但在市场经济自由竞争的环境下,这种侵权形式已经出现,在某些行业中还不是个别的现象。这不就是郑成思教授介绍的"反向侵权"理论吗。因此在该案的判决中我运用"反向侵权"理论进行了论述,并适用《商标法》作了判决。这是首次运用"反向侵权"的理论认定被告的行为构成对原告享有的商标专用权侵害的案件。该案为2001年新修订的《商标法》提供了司法判例,形成了新的法律第五十二条第四项的条文。1998年和1999年我们在"即发侵权"理论的指导下审结了两件侵害商标专用权的案件,其中最为典型的是北京天朝精细化工有限公司诉北京市通州区运河化工厂商标侵权纠纷案。我们结合知识产权侵权案件的特点,大胆运用"即发侵权"的理论,适用商标法的基本原则对被告的行为作出侵权的认定。突破了传统民法侵权四要素的理论。

  这些案件都是在无具体法律规范、无司法审判先例的情况下作出的。这些先例性的判决,不仅受到国内专家、学者的重视,不少学者和同行在其论著中引用或研究评论上述这些判例,也受到国际上的重视。虽然在学术上对某些判决的理由或结论尚有不同的认识和争论,但这是正常的。有不同的观点、意见这并不奇怪,重要的是我们的判决已引起最高司法机关和立法机关的重视,成为司法解释和立法的判例并被充分吸收为法律原则或条文。这是价值所在,值得荣耀。这标志着我国著作权司法保护又达到了一个更新的高度。

  在这一期间里,我们庭培养了一批年轻优秀的法官,他们不仅具有较高的专业知识学历、懂外语,而且也积累了较丰富的司法审判经验。他们中,有的成为业务骨干,有的今天已经走上了庭领导岗位。作为庭里的负责人和主审法官,在直接审理或参与上述案件的研究工作中我虚心吸纳他们正确的意见,不断修正自己,我衷心感谢他们的帮助和支持。坦率的说,我在司法审判工作中能取得一些成绩,一是我把知识产权司法审判作为自己的事业,为此我在实践中非常注重虚心努力的学习,同时又不墨守成规敢于创新;二是26年的司法审判实践积累的经验和17年知识产权审判工作培养出来的意识使我善于找问题抓机会;三是得到了同仁真诚无私的支持和各位专家的帮助。

  在人类社会迈入新世纪的今天,我们又面临更新的问题,更新类型的案件。经济和科技发展一方面促使世贸组织的规则产生,我们要面对新规则、新知识;另一方面也提出对传统知识的保护的问题,这些都是我们面临的新课题。国务院依据《著作权法》的规定正在起草民间文学保护条例,世贸组织也把保护传统文化列入新一轮部长级会谈的重要内容。因此说《乌苏里船歌》诉讼的发生有其历史的必然性,在世界各国特别强调保护传统知识的大背景下,该案件如何处理就不仅是个案的问题。我国有五千年积淀的灿烂文化,我们在鼓励发扬光大民族文化的同时禁止一切有损于她的行为,这是我们对祖先遗留下的宝贵文化遗产的态度。作为国内首例民间文学保护案件的承办法官,在无章可遵,无例可循的情况下,这也是我在处理此案件时的基本指导思想。新的文化和知识的发展,是社会进步的标志,我们必须承认和尊重今天的艺术家对社会的贡献。但我们也知道,任何文化和知识都离不开对前人的传承,我们的艺术家在强调社会尊重其劳动的时候,是否想到自己利用了前人的创造性劳动,也应该尊重历史和前人呢?不尊重历史和前人是不公平的,也是对现今的否定。

  该案作为我国第一件民间文学艺术保护的案件,在审理期间受到正在起草相关法规的国务院文化行政主管机关、版权管理机关以及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的重视。该案判决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通过我国文化部获取了该判决。

  20033月,组织安排我到了新的工作岗位,离开我工作多年的知识产权审判庭,我确实感到非常遗憾。167年来的知识产权审判工作使我受益匪浅,我还会一如既往的参与知识产权保护的社会工作,关注知识产权审判事业。

  在北京市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建庭十周年之际,仅以此文纪念并感谢多年来支持、关心和帮助我的各位同仁、专家和朋友。

  作者单位: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编辑日期:2003-8 

  来源:中华商标 

  作者:王范武

  • 联系我们
  • 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北三街8号
  • 电话:86-10-68014071
  • 传真:86-10-68018055
  • 邮箱:zhsbxh@saic.gov.cn
  • 协会微信
  • 协会微博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