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华商标网
商标史痴——左旭初
2005年12月02日来源:中华商标协会

 

 

 

    一间不超过10平方米的小小房间,可称陋室;陋室的四壁满眼可见的近百年来各种古旧的中国商标收藏品,使得这间小小的陋室仿佛又显得无穷之大、无穷之深。而在这商标的苍穹之下,有一个人举着一盏小小的烛灯,在商标历史的长河里几十年如一日地默默求索着……
    
这个人就是左旭初,上海市工商局徐汇分局办公室一位普普通通的干部。
    4月8,当记者几经波折终于在上海市徐汇区一个略显老旧的弄堂口见到左旭初时,这位戴着眼镜,身材适中的中年人给记者的第一感觉是两个字:普通。如果不是那一身整齐的工商制服,你很难从上海街头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将他区别开来。然而,跟随着这位普通人的脚步穿过细长的弄堂,走进他那小小的但在中国商标业界颇有名气的左旭初商标博物馆时,记者的心怦然而动。
    
所谓左旭初商标博物馆,实际上就是左旭初两室一厅的家,其展厅就是他家中那不足10平方米的小客厅。大量的中国商标史料几乎占据了这间小客厅的全部,而那个左旭初商标博物馆的招牌则被挤到了客厅门的背后。左旭初用很平静的声音告诉记者,这里展出的商标史料仅仅是他收藏的一部分。但就这一部分已足以令对中国商标有兴趣的人痴迷了。
    
在这间陋室里,记者不仅看见了迄今为止所发现的我国经官方正式批准使用的第一件注册商标——1890年上海燮昌火柴公司使用的渭水牌火柴商标;更吃惊地发现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部成文的商标法规——发表于1904821《申报》上,由清政府制定并颁布的《商标注册试办章程》。这间展厅里,还有北洋政府于192354颁布的我国第一部内容完整的商标法律——《商标法》;1923915北洋政府农商部商标局编印出版的第一期《商标公报》,这也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本《商标公报》;1950101,新中国成立后中央私营企业局正式编辑出版的第一期《商标公报》。就在这本公告上,记者还见到了1950728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颁布的第一个新中国商标法规《商标注册暂行条例》。此外,在这间展厅,记者随处可见五花八门的各式年代悠久的知名商标,如最早的马利颜料商标、自强图布匹商标、五四运动期间的无敌牌牙粉商标等等,难以数计。
    “
我至今没有正式从事过商标工作,对商标史的研究全凭着自己的爱好。说起自己从事商标研究的经历,左旭初突然说出这样的话着实又令记者吃了一惊。一个没有任何商标从业经历的人,是因何痴迷于商标历史的研究呢?如果没有商标业界的背景,这位貌不出众的中年人又是从什么地方搜集来如此众多的商标史料的呢?而放在记者面前达数百万字的商标史研究成果,左旭初又是凭着什么样的毅力、什么样的精神取得的呢?
    “
生也平凡,做也平凡。这是左旭初对自己的一个概括。1958年生于上海一个平凡人家的左旭初,从小喜爱美术。为了习练美术,自幼他就酷爱收集各种印有美术图案的卷烟包装和糖果包装。从大学中文系毕业后,他又迷上了收藏。1986年,左旭初进入工商系统工作后,本来就对收藏有着浓厚兴趣的他,发现中国的各种知名商标里蕴含着丰富的历史知识和文化内涵。一喜美术、二爱收藏、三好商标。再加上妻子同样是个对收藏非常有兴趣的人,可谓志同道合。至此,左旭初对商标收藏的兴趣一发不可收拾。
    “20
多年了。在这20多年里,几乎每个周末,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我都是在搜寻着一个个古旧的商标。抚摸着自己含辛茹苦从各个地方搜集来的商标史料,左旭初的语气有几分满足,又有几分沧桑。得也欢喜,失也伤心。谈到收集商标的过程,老左的脸上时而喜不自禁,时而又略显遗憾。他说起一个故事:1993年的一天,他在上海福佑路旧货市场发现了一个清末的商标注册证。当时摊主要价2000元,这对于靠工资生活的老左来说,一时难以接受。因为2000元对于当时的普通家庭来说,已经构成一笔相当可观的开支。而对商标的痴迷,又使他抑制不住自己强烈的拥有这个商标注册证的欲望,左旭初当即骑车赶回家,找到妻子取钱准备将证购下。然而,当他大汗淋漓地赶回旧货市场时,却万分遗憾地发现就在这一段时间里,已经有一个香港人用高价将这个注册证买走。这个远在香港的商标注册证成了老左心中一个永远的遗憾。至今,说起这个故事,左旭初仍然摇着自己已生出华发的头,叹息着:那是一个宝贝啊!”
    
对商标收藏的痴迷,自然而然地将左旭初引上了研究中国商标事业发展史的道路。但当他开始寻求中国商标发展历史的知识时,左旭初却惊讶地发现,当今中国的商标历史研究依然是一个空白。几乎没有一本商标史的专著,也没有任何一家图书馆有相关的系统资料。于是,一个想法逐渐在左旭初的脑子里成熟起来:光收藏不研究,等于一个仓库保管员;我要为中国的商标事业做一点事,将中国的商标发展历史系统地整理出来。想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十几年来,为了整理收集有关商标史实资料,左旭初可真是吃尽了苦头。多年来,他将自己所有的公休日全部用在了图书馆里。上海图书馆和上海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很多已经成了他的熟人。有时候,为了找到一段关于商标法律的描述,我得在图书馆里连续几天地一张张翻阅重达几十公斤的老报纸。面对记者,左旭初指着自己费尽千辛万苦找到的刊登在《申报》上的清末第一部《商标挂号章程》中一段记录快乐地说。据他介绍,为了找到这段记录,他在图书馆里几乎呆了整整一周。梅花香自苦寒来,老左的辛苦终于在近年开始结出硕果。近年来,他连续写出数百万字的商标史研究文章,收集了500余件中国商标史料,出版了《中国商标史话》、《中国近代商标史》、《老商标》等3部商标史研究著作。1999年底,在上海市工商局、徐汇区工商分局领导的关心和大力帮助下,老左的家庭博物馆——左旭初商标博物馆也隆重开展了。老左的商标之路越走越宽。
    
当记者告别左旭初,离开他那间心爱的小客厅时,左旭初风趣地抬起他的右臂,从衣服里取出一个毛线护袖,笑着说:这些年,因为不停地写东西,胳膊都得了风湿病,不t,这值!”他还得意地引用了一句他女儿的话:我们家用商标装饰房间,与众不同。

 

 

编辑日期:2004-4-15 

来源:中国工商报 

作者:叶尤刚

  • 联系我们
  • 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北三街8号
  • 电话:86-10-68014071
  • 传真:86-10-68018055
  • 邮箱:zhsbxh@saic.gov.cn
  • 协会微信
  • 协会微博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