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华商标网
我的商标不了情(下)
2005年12月02日来源:中华商标协会

 

    四、“商标审查标准”的制定

    改革开放20多年的商标审查实践中,商标局前后有两个“商标审查”准则,一是19873月商标局审查处编的“商标审查标准”(内部使用)(注:该审查标准是 19873月出版,印刷时误印为1983):另一是1994年商标局印制的“商标审查准则”(供内部用),我有幸参加了这两个准则的制定。尤其是1987年商标局审查处内部使用的“商标审查标准”,它的制定是当时全体审查员多年实践的结晶。这个审查标准的制定是现任国家工商总局副局长甘国屏亲自指导的结果。我当时是商标局审查处处长,甘国屏同志是主管商标工作的国家局副局长。我国商标事业经过几年的发展,到1985年、1986年每年商标申请量已达五万多件,商标审查员逐步增多,酒类商品商标的整顿,使国内不少企业商标意识提高。在商标审查中,先后出现美国的“氟利昂”商标案,化妆品上的“皇后”商标风波,酒类商品上的“竹叶青”商标纠纷,“诗仙太白”风波,香港的“维他奶”风波等等。 19865月,甘国屏副局长跟我谈了近一个小时,要审查处在半年左右搞一个“商标审查标准”。在这个阶段,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商标代理机构也是国家机关,与商标局均为了中国商标事业的发展,属于同一战线,也多次向我们建议要有一个审查标准。尤其到香港创业的柳谷书先生多次到京给我们提建议。在领导的督促和代理机构的建议下,我动员全体审查员收集案例并进行整理,在制定标准中,曹中强、侯丽叶、李小平、邓绍熙、吴群、魏振芝因平时注意案例,他们提供最多,新的审查员吴珍菊、陈涛、陶俊英等也积极提供案例并提建议,评审办公室张祖永、李志军也积极提供案件,我们当时汇集了近两千个案例来筛选,甘国屏副局长每月督办进展情况。在制定标准过程中,有的审查员利用出差或者休息日到市场收集商标近似的例子,我为此也走了北京不少大型百货公司和市场.大家将标准的制定作为自己的一件事来办,不考虑份内或份外工作。经过五个多月的工作整理了初稿,审查员又对标准的排列进行了反复讨论,最后按商标法的审查程序分成四个大的部份,最后集体修改后领导审阅,甘国屏副局长最后定稿。1987年《商标审查标准》由于实践经验少,有不完善的地方。 1994年商标局再制定《商标审查准则》时就向前进一步, 1994年我已到商标评审委员会工作,作为被邀请人员参加青岛会议。青岛会议充分肯定1987年《商标审查标准》,建议新的准则应保留原标准的体例,保留有关案例。通过我参与的两次《商标审查准则》的制定,我深深地体会到做一个商标审查员必须是一个杂家,商标题材涉及万事万物,商品日新月异,新产品每日出现,审查员不仅要有丰富的社会科学知识,还要有自然科学知识、了解商标的历史,不断吸收新知识,新词语,了解中国和世界科技发展。因此,我从1989年开始向局领导呼吁实行商标审查官、评审官制度,2001年在“中华商标”杂志专门写文章呼吁。建议商标审查官、评审官与行政职务脱离,高级商标审查官、评审官应是司局级待遇,工作年限相对延长。时间已过去了十多年,也仅仅是我的一个梦。

    五、商标注册用商品分类由国家分类向国际分类转换成功

    我国商标注册用商品分类由国家分类向国际商品分类的转换工作,从19883月开始到10月完成,仅仅用了七个月时间,1988111日正式采用商品国际分类,在短短的七个月时间完成了商标检索卡片的转换,制作了商标名称卡片305691张,图形卡片194891张,正式建立了商标注册用商品、图形要素国际分类检索系统。在完成转换工作中,商标审查、注册工作未停放,1988年完成申请商标审定34176件,驳回8301件,办理其它有关商标事宜8912件,受到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及国际上的好评,使我国商标注册向科学化、标准化、国际化迈进了一步,为今天的商标检索自动化打下了基础,为1989年及其后参加商标国际注册马德里协定及其议定书提供了商品分类保证。我是这一工作的参与者,在整个转换工作前及实施工作中深深体会到商标局人的事业心、责任心。我有以下几点体会:

    1、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支持和局领导的重视。我国开始办理商标统一注册不久,198310月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与商标局在北京联合举办《商品国际分类、检索、审查》讲座。从那时开始就引起了商标局领导重视,商标局就组织人员翻译材料。198411月我随同任仲林局长赴美国、日本访问,在美国期间,美国专利局分类专家及有关公司均谈及商品国际分类。19876月世界知识产权组织鲍格胥总干事邀请任局长赴WIPO及瑞士、西德、英国考查商品国际分类,我有幸随同任局长到欧洲访问,在访问期间,我们详细听取WIPO商品分类专家的介绍,了解了国际上使用商品国际分类的国家情况,发展趋势;瑞士、西德、英国等均派出一流专家介绍、参观他们的检索系统。任局长在考察期间,让我与王健群同志认真作记录,多提问题.考虑我国转换的困难。回京后,甘国屏副局长又专门找我谈话,要审查处作好前期准备。

    2、商品分类转换时必用的工具书是审查员用剪刀剪成的。商品分类转换用的《商标注册用商品国际分类——国内分类对照表》、《类似商品区分表》这两本工具书是审查处廖能敬、侯丽叶同志与其它审查员、部份地方工商局干部,一个一个商品对照.用剪刀剪下每个商品再拼成的。1983年后,商标局组织人员翻译商品国际分类资料,1984年开始就由廖能敬同志负责拟定国际分类与国内分类的对照.在审查处审查员的参与下,搞了一个简单的对照表(内部用的油印稿),但由于商标局人事变动,对商品分类问题思想不统一,该项工作暂停。甘国屏同志调任国家局副局长并主持商标工作后,商标局设大审查处,下设五个室。申请室具体负责商品分类。在我们的要求下,我和廖能敬同志赴哈尔滨市组织14个省、市商标干部讲座对照表,大家根据实践一一核对,用剪刀再剪一次后拼成对照表,回京后审查处审查员又再一次核对每个商品,廖能敬、侯丽叶同志又再一次剪裁拼装,这就是19879月正式印制的对照表——商品转换的重要工具书、各地培训时的主要教材。

    商标审查时判断类似商品,原国内分类78类.每类有组,组就是类似群,如采用国际商品分类如何判定类似群,在考查有关国家时均未找到样本,怎么办? 1987年初审查处研究搞一个中国式的《类似商品区分表》,为了搞好区分表,派出审查员到有关省、市调查,征求工业主管部门、厂矿企业的意见,在审查处申请室廖能敬、侯丽叶同志主持下.审查员人人参加,每人根据所负责的商品O别根据对照表划定类似群,审查员将一个一个商品编号剪裁粘贴拼装,19877月油印了《类似商品区分表》,根据初稿我与廖能敬、侯丽叶又组织上海、天津、湖北、广州、大连等12个省、市的商标干部在山西阳泉核定区分表。阳泉会议后,审查处审查员根据初稿调查情况后再次对商品审核剪裁、粘贴,形成19882月正式印制的《类似商品区分表》,成为商标审查时的重要参考工具书。

    3、商品分类转换实施阶段,商标局团队精神保证了这一转换的顺利实施。商品分类转换实施阶段。李继忠同志回到商标局任局长.为了科学有序的工作,成立了现场指挥组、专家组、工作组(下设商标名称、商标图形、档案组)。由于历史原因商标检索卡片存在很多问题,如商品大类注册:商品名称不明确:名称卡片与图形卡片不一致,变更事项不清楚外国人注册名义不一致:“两本帐”商标问题等等。我与曹中强、侯丽叶、苏梦岐为现场指挥组成员,我具体参与三个审查案卡片的抽取并核定商品国际分类的类别,难能可贵的是老审查员魏振芝、李小平、陶俊英、吴珍菊、陈涛等争挑重担,有的生病也不休息,余维维、滕佳材、夏青、董维华等同志主动加班,有的同志从审查一室一直干到审查三室。在实施阶段,人人动手、人人出主意,主动解决难题,没有一个人准时下班,程曦、齐放同志克服重重困难完成商标图形要素分类,处理历史遗留问题的老同志也照样加班,核对商标档案作到当日完成;杨旭、孟玉珍、曲佑茜等从不叫苦,各道程序交接有序,配合十分融洽,不少同志不仅自己抄卡片,还动员家属抄卡片。在转换实施阶段.侯丽叶、廖能敬、李小平等同志还到有关地方办培训班。

    在商品分类转换中,我与商标局的同事和地方工商局的干部共同拟定剪贴“对照表”、“区分表”,共同抽卡片,抄写卡片、核定转换,在劳动中加深了我们的商标情,在共同用智慧和汗水浇灌的成果中加深了友谊,友谊来自于共同的事业,友谊来自于共同辛勤的劳动。

    六、“六标评审规则”的制定,“商标评审指南”的出版

    中国人民大学刘春田教授2002年与我交谈商标工作时,他说:商标评审委员会成立专家咨询组,是中国知识产权事业的一个创新。“商标评审规则”的制定是商标评审工作公开、公正的体现。我国商标评审制度从1983年商标法实施时就成立了办公室,评审委员会主任均由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主管商标局工作的副局长兼任,从形式上看,这个机构权力大,地位高,但实质上从1983年开始是设立一个办公室,聘用一些兼职委员,23人办理裁定文件。商标评审委员会在国家局没有列入机构系列,人、财、物均在商标局,社会上不少人认为是商标局的评审办公室,有关材料也由商标局收转, 1991年前商标统计资料没有将商标评审列入统计范围。上世纪80年代后期,随着商标评审案件增多,案件的复杂性增多,1989年设立评审委员会专职办公室,由一名处级干部担任,增加一些人员,我作为商标局副局长兼商标评审委员会副主任,负责直辖市工作.签发商标评审裁定文件。这样的体制机构显然不符合商标法的规定。1993年下半年,国家工商局党组决定我任商标评审委员会专职副主任,国家工商局局长任主任,从形式上看这个机构加强了,但实质未改变,商标评审委国家编委未列入国家工商局机构系列,人员未在三定范围,人、财、物仍在商标局,人员不增加。当时商标局办公用房也紧缺,给了三间办公室。在体制不顺,机构未正式列编,案件增多,人员少的情况下,为着中国商标事业的发展,商标法律制度的完善,商标评审办公室的范汉云、陈涛、李志军、张华、夏青、董维华等同志理解我,支持我的工作.范汉云、陈涛他们四个人挤在一间办公室,给我一间大办公室。在困难条件下,仅有六个办案人员,但人人抓紧办理案件,1993年受理商标评审案件3072件,结案 1368件。面对案件复杂案件增多的压力,在社会上包括国家工商局内部不了解商评委工作的情况下,我与商评委范汉云、陈涛、李志军、张华等同志协商,以公正、公平办好评审件为主,开创商标评审工作, 1994年我们经过几个月努力选了一百个评审案例于8月编印“商标评审案例选”,向社会公开发行:经过半年的酝酿、筹备,10月成立商标评审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法律界、司法界专家均积极参与,专家咨询组的成立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好影响,社会各界开始了解和理解商评委工作,涉及其他知识产权案件的评审裁定也得到社会认可。为了提高评审办案水平,我们又选了近百个案例在四川省青城山召开了我国商标史上第一次商标评审案件研讨会.受到商标管理干部和代理机构的好评,这一年受理评审案件3196件,结案1854件。

    通过1994年的工作,增强了评审委员的信心,但1994年国家工商局三定方案,商标局增编为90人,增加处级机构,而商评委在三定方案中仍未正式列编,仅仅有这个机构,未列处级机构及人员.仅增加二名工作人员,这样的三定方案对我这个专职副主任无形增加了压力,但商评委的范汉云、陈涛、李志军、张华、董维华等很理解我的处境和苦衷,将个人利益看得很淡,劝我慢慢争取。为了商标评审事业,我们一方面争取编制,一方面努力完善商标评审规则,公正、公平办好案件,经过大家的协商,先由夏青同志拟定“商标评审规则”草稿,大家反复讨论,对《商标评审规则》草稿反复修改,得到国家工商局法制司的支持,199511月《商标评审规则》以国家工商局37号令发布。规则刚发布,引起了社会上的重视,国务院法制办打电话问我能否在国务院公报刊登。卢艳刚同志就是在法制司协助我们制定商标评审规则中与我建立了友谊,他也对商标工作产生了感情。商标评审委员会成员没有受到1994年国家局三定方案的影响,仍然积极办理案件。1 995年仅有8人办案,受理评审案件3493件,结案2337件。1996年在仅有11个人的情况下,大家总结多年的评审实践和经验,在安徽黄山召开的商评委案件研讨会的基础上,精选 60多件案例,编写了《商标评审指南》一书,进一步规范了商标评审工作。

    在专职做商标评审工作期间,我与评审委的同志咸了彼此交心的朋友,他们对我理解、支持.工作中从不提条件,不提个人的问题。我也尽力为他们着想,经我多次向王众孚局长建议,国家局决定商评审委设立两个处级单位,解决了部分人员长期未解决的职务晋升问题。 1996年商评委党支部又推选我为国家工商局优秀党员,知道我在商标局、商评委期间从未休过假,强迫我休假.浓浓的商标情,同志之间的友谊,使我终生难忘。

    结束语:以上回忆我在我国商标事业中参与商标基础建设的几件小事,抒发我的商标情,在酒类商品商标的整顿、有关商标案件的查处、商标法及实施细则的修改、疑难商标案件的调查处理、参加国际会议、商标代理制度的全面建设等与同志们共同工作的经历就不一一回忆。总之,一张又一张商标卡片,一个又一个商标的审查、评审、一件又一件商标案例、一个又一个商标专题小会、一个又一个辛勒工作的同事,构成了我的商标情.商标情中建友谊,这就是写此短文的答案。◆

    

 

 

编辑日期:2003.12. 

来源:中华商标 

作者:欧万雄                                                                                     ()

 

  • 联系我们
  • 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北三街8号
  • 电话:86-10-68014071
  • 传真:86-10-68018055
  • 邮箱:zhsbxh@saic.gov.cn
  • 协会微信
  • 协会微博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