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华商标网
我的商标不了情(上)
2005年12月02日来源:中华商标协会

 

 

 

  

 

 

    欧万雄,大学本科毕业。1979年从事商标工作,在商标局先后任商标审查员,商标审查处副处长、处长,商标局副局长,商标评审委员会专职副主任(正司级)。社会职务有:曾兼任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国版权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华商标协会理事。臂兼任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专家咨询组成员。1997年退休,曾任永新专利商标事务所副总经理、柳沈知识产权律师事务所高级顾问。 

    在国家工商总局工作期间,参与1982年的商标立法,负责组织1993年《商标法》的第一次修改,《商标法实施细则》的第二次修改,1987年与商标局审查处成员制定我国第一本《商标审查基准》(供内部用)1988年担任我国商品分类转换组5人小组组长,用八个月时间完成商标注册用商品分类由国家分类向国际分类的转换,主持制定了我国第一本《类似商品区分表)。参与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许多行政规章的制定。

    先后在美国、日本、香港、德国等国家及地区介绍中国的商标法律制度。1982年主编《商标注册指南》一书,1990年合作主编《中国商标战略》一书;19引年主编《商标管理》教材,还负责《商标评审案例选编》;《商标评审规则》两书的编辑,曾在有关报刊、杂志发表有关商标专业论文数十篇。

最近,《中华商标》杂志“人物”栏目向我约稿,为此,有点为难,写吧,我已退休多年,在位时,仅是做商标审查和评审工作的实际工作人员,未做什么大事.没什么素材;不写吧,有负《中华商标》杂志的盛情。两个晚上未睡着觉,想来想去,写一点过去的回忆吧。回忆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商标事业发展中我所经历的几件小事,以抒发我的商标情。以此文纪念商标界前辈、支持我、帮助我的已故同事许道乐、徐辛、张祖永、邓绍熙、司徒徇及已故的商标代理老前辈柳谷书先生,以及重视商标工作的老领导已故的任仲林局长。向现在仍活跃在商标战线上支持我、帮助我的众多同甘共苦的同事、司法界、知识产权界及老一代商标代理人表示崇高的敬意。

    人们常说,一个人从岗位退下来会有失落感,心态会不平衡,这是常有的社会现象。但在知识产权界、国家工商总局,众人说我退休多年仍然过得很潇洒,精神状态好,对于这个问题,我的回答,得益于我从事商标工作时,以商标情与商标局、商评委的同事、司法界、知识产权界。老一代商标代理人建立的友谊。既有老人,又有年轻人;既有男同志,又有女同志;既有共同奋斗的同事,又有从事知识产权工作的相关人士,可以说,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均在共同发展中国商标事业中建立了友谊,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朋友多了就不觉得寂寞,又加上我对商标的痴情,仍然以学习知识产权有关知识(重点是商标)为人生的最大乐趣。每月两次到书店购书,家中藏有已出版的涉及商标的几百本书籍。阅读商标知识,尤其新知识,丰富了我的退休生活。而且经常在老、中、青朋友的邀请下,玩点小娱乐,吃点大排档,写点小文章,天天上点网,搞点小旅游,这就是我这个有商标情的商标人的退休生活。不再让心灵去承受那些无端的重负,而是进入一种淡然、云卷云舒的境界。

    下面回忆我参与中国商标事业发展中的几件小事,不说具体情况和过程,仅仅回忆自己的感受和体会。

一、八十年代初期的商标审查员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我国实行对外开放,对内搞活的经济建设方针,给我国商标事业发展带来了生机。在“文革”中商标档案全部被毁,商标注册工作停办十多年后,重新开展商标统一注册工作是极其艰难的。一没有一部完整的商标法,仅有一个计划经济条件下1963年制定的“商标管理条例”及其“实施细则”;二没有正式的商标审查准则,仅有一个不到两页纸的几条原则性规定:三没有较好的办公条件,所有商标审查员挤在一间仅有18平方米的办公室,办公室里还有类似中药材柜的六个木制商标卡片柜;四没有经过培训或学过法律、经济的商标审查员,而是从四面八方来的新人,在一间房子里有两个近60岁的老人,我是中年人,其余均是20多岁的年轻人。每人发一把剪刀,一把尺子,一瓶浆糊,一瓶墨水作为办公用具开始商标审查工作。为了国家的商标事业,大家没有想得过多,决心在实践中学习,在学习中提高,以对商标事业的责任心,认真进行商标审查工作。当时办公室内,审查员座位后面是审查时用的清理登记的商标卡片柜,在使用时,稍不注意,卡片就掉一地,只好重新整理。我们审查申请的商标,均由每个审查员手写一张商标注册卡片,一张核准注册的审定稿{作为存档及刊登商标公告用),如驳回的写驳回通知书(个别也留案例卡片)。为了严肃商标审查,局党组成员、年近60的商标局局长马冠群和处长经常组织我们讨论疑难商标案件。我和曹中强、侯丽叶、李小平、孙晓峰、李红克等在一间办公室互相讨论,互相帮助,每周加班,也要将商标注册申请件审查完毕,当时我们觉得积压商标申请件是一种耻辱。在事业心、责任心的驱使下,197912月至198012月,8个审查员完成26177件商标申请件的审查.在这一年里,每个审查员还清理并写出了自己所负责的商品类别的混同商标清单,参加无数次商标法草稿的讨论。初期的商标审查工作,是没完没了的抄写卡片,抄写商标审定稿、驳回通知书,工作单调重复,因此,国家工商总局不少人看不上这份工作,我们审查处的领导不到一年也调离了这个岗位。

    在初期的商标审查中,在我记忆中是制定文字商标小卡片,1979年清理登记的卡片是文图嬗玫拇罂ㄆ次淖稚瘫甑暮河锲匆羲承蚺帕校孀派瘫晔康脑龆啵蟛樵谙壬瘫甑耐夹伪冉侠眩旧蟛樵钡募且浔厝辉斐墒杪导ザ乐贫ㄒ惶咨瘫晡淖挚ㄆ苡斜匾淖挚ㄆ胪夹慰ㄆ教撞疟阌谏蟛椤>蠹倚蹋诰至斓己痛Τさ耐庀拢颐亲约赫依床牧虾凸ぞ呃眯瞧谌蘸屯砩希约憾指闹拼罂ㄆ翊娣盼淖稚瘫晷】ㄆ诓坏饺鲈率奔淠冢扛錾蟛樵背醇盖д盼淖中】ㄆ职瓷健⒋ā⒑恿鳌⒒ā⒛瘛⒂愠妗⒍铩⒔ㄖ⒓负蔚韧夹味陨瘫甏罂ㄆ匦屡帕校瓿晌淖稚瘫昕ㄆ屯夹紊瘫昕ㄆ教祝谕晟圃谙茸⒉嵘瘫昕ㄆ校苤星俊⒑罾鲆兑蛩苌唐防啾鹕瘫甓唷⑼夹味啵亲龅糜挚煊趾谩Mü瘫晟蟛槭导谕晟莆夜瘫晔乱捣⒄沟纳瘫昵橹薪⒘擞岩辍<堑玫笔庇心诓康缬埃灰蝗四芨愕降缬捌保蠹乙煌ィ彝コ稍保盒菹⑹庇槔执蚱丝耍彩谴蠹乙豢椴渭樱笔蔽镒什环岣唬芨愕胶贸缘模巳司幸环荨I鲜兰?SPAN lang=EN-US>80年代初期,商标审查员的纯朴生活,我终生难忘。

    二、处理历史遗留问题的商标情

    “文革”十年,我国商标注册工作停办,1978年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恢复后,决定恢复商标注册统一工作,1978年下发了《关于清理商标的通知》。从1979年初开始,通过县、省两级清理、审查、汇审、淘汰,全国报送商标局清理登记的商标共计5Z余件,商标局组织全国五片汇审后,又淘汰了1.5万余件,最后保留了32589件,保留的3万余件填写了商标档案和卡片,在清理登记的3万余件商标中,其中2万余件没有争议,19791031日发给了《商标注册证》,而其中1万余件商标相互间存在混同,亦称混同商标,即是说在同一种商品或类似商品上使用相同或近似商标,其中也包括工业企业和外贸企业已经注册的相同商标,混同商标较多的地区是江苏省、上海市,商品类别较多的是服装、酒。如卷烟商标有12个大前门,在服装、化妆品、酒等商品上均有56个牡丹、东风、工农、红旗、跃进等商标。对这些混同商标进行处理,是商标局恢复统一注册工作后的工作重点,是商标注册的基础工作。商标局在1980年多次研究并与各地工商局协商,由审查员根据清理登记的商标卡片列出清单并注明情况。在充分准备的基础上,经过与各地工商局反复协商提出了处理混同商标保留或不予保留的几条原则,1981420日在江西九江市召开处理混同商标会议。我参加了处理混同商标清单的拟定、几条原则的制定,以及九江会议的讨论。在处理商标历史遗留问题中有了商标情,感受颇深。

    九江会议每省两个人参加,商标局6个人参加这次会议,马冠群局长对会议未作时间规定,以处理完为止,马局长不参加。但我们未想到的是各省、市商标管理干部从我国商标事业出发,顾全大局,自加压力,承担责任,互相关照,不到10天时间内完成了混同商标一万余件的处理,确定保留4140件,不予保留6220件。大家在会后心情愉快地游览了鄱阳湖的湖口和庐山风景区,马局长在会后亲自到九江祝贺。九江会议时,每省两个人,分成二个大组对1万余件商标一个一个按规定的原则,白天讨论,晚上打印保留清单并加注保留原因,当时九江市在全市动员了五个打字员打印。大家白天讨论没有发生争吵.均按九条处理原则办理,个别问题在晚上互相协商。使我难以忘记的是通过四天左右讨论审查,浙江省保留商标少,X科长因为压力大而生病,大家听说后,对与浙江省混同的商标的省、市重新审查,而礼让浙江省,湖北省、内蒙古原准备在会议上力争汽车上的“东风”商标,结果连卷烟上的“大青山”商标也放弃了,表示回省作工作。这次会议,大家对我国商标事业充满希望,不少省、市的商标干部原准备处理完混同商标后到工商局热门的市场、个体业务部门工作,也下决心终生搞商标工作,对发展中的中国商标事业有了商标情,相互建立了友谊。湖北、广东、黑龙江、内蒙、河北、贵州等省的商标干部和我至今还是好友,我本在未参加九江会议前已向局领导提出调离,档案已被调走,回京后我向马局长表示不离开商标局,确立了我从事商标工作的决心。

    历史遗留的混同商标处理,是商标局和全国商标管理干部共同心血的结晶,虽然留有一些后遗症,如对图形商标、文字近似商标未多作审查,工、贸双方注册同一商标未作处理,但总体上是相当有成绩的,结束了我国长期以来的商标混乱局面,为商标注册工作打下了良好基础,出现了一批为中国商标事业发展而具有浓厚商标情结的管理干部,这批人在上个世纪80年代、90年代成为有关省、市商标管理干部骨干。多年后我到吉林、黑龙江、内蒙、河北、河南、贵州、大连等省、市出差时,参加九江会议的同志见到我后就谈九江会议友情。2001年我到湖北,现任武汉市工商局副局长的苑志平同志,谈我们的友谊就是从九江会议开始的。

    鉴于当时的历史情况,九江会议对工业企业、外贸企业在同一种商品或类似商品上注册同一商标,即“两本帐”商标。决定继续有效。“两本帐”商标是由于我国50年代的外贸体制和文革中内销产品商标不办理注册.外销产品商标在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注册的特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是中国商标注册的特产。改革开放后,随着外贸体制改革.原五大口岸分家,各省、市成立口岸,工业企业逐步有了独立进出口权,“两本帐”商标的矛盾日渐突出,不仅对商标注册和管理带来麻烦,更不利于对外开放和商品出口,引起了国务院的重视,1986年姚依林副总理为此作批示,有关省、市人大向商标局来函,江苏省人大为此检查江苏省工商局贯彻执行商标法的情况,国务院政策研究室三次到商标局了解“两本帐”商标,他们也到上海、安徽等地调查“两本帐”商标,可以说“两本帐”商标成为商标局一块心病。

    “两本帐”商标正式协商解决是1 9918月新疆乌鲁木齐会(注:确定在乌鲁木齐市开会是怕受外界干扰)。参加这次会议的有26个省、市工商局的商标干部,外经贸部、轻工业部、商标局的干部,会上根据1990165号文件规定的符合法理的原则讨论了195对“两本帐”商标,白天讨论,晚上加班,在大家通力协作下, 128件归工业企业,55件归外贸部门,自行协商解决5件,需进一步查证的6件,待定的1件“梅林”罐头商标。乌鲁木齐会议短短几天时间啃完了这块硬骨头。对长达二十多年的“两本帐”商标的解决我有几点深刻体会:1、商标局历任局长重视。马冠群、郝志新、李继忠局长均重视“两本帐”商标问题,反复强调要由一个处将情况弄清楚,决定由审查处了解、归纳情况。1984年我担任商标局审查处副处长后,凡遇到“两本帐”商标问题的上访均由我接待,商标局人员出差到各地了解的情况也汇总审查处,审查处专门记载“两本帐”商标信息;1986年还专门组织力量进行调查、摸清情况 2、商标局相关人员的团队精神。明知“两本帐”商标是难啃的骨头,没有人考虑个人的政绩,而是从我国商标事业发展出发,积极参与,多方面收集了解情况,基本做到情况明。尤其在处理阶段成立的领导小组成员,更是夜以继日的工作,汇总情况拟定清单时.曹中强、杨叶璇同志平时积累资料多,提供材料多。在拟定1990165号文件时.曹中强、杨叶璇、滕佳才、龚建中等同志,在完成自己份内工作的同时,星期日和晚上自觉加班,大家一块探讨问题。提出建议,认为165号文件是关键,是解决“两本帐”商标的前提,因此对165号文件多次修改,多次征求地方工商局和有关部门意见,以深厚的商标情参与这项工作。在乌鲁木齐会议上,他们不仅白天、夜晚参加讨论,休息时遄鲇泄厝嗽惫ぷ鳎易魑瘫昃指本殖じ涸鹫庀罟ぷ鳎惺茏叛沽Γ诩枘训墓ぷ髦校由盍宋颐侵涞挠岩辍?SPAN lang=EN-US>3、有关地方工商局商标干部的配合。他们从发展我国商标事业出发,顾全大局,破除地方保护主义,如天津市工商局动员该市某厂主动将胶鞋上的“双钱”商标归还上海,湖北省、上海市两地工商局协商解决“鸳鸯”商标,广东、江苏、福建等省均主动协调解决本省内的“两本帐”商标,上海市工商局从本市“两本帐”商标的现状考虑,提出了商标分割,商品分割的好建议,解决了一些疑难问题,又照顾了工贸双方的利益。4、有关部门理解和支持。如在电扇商品上的“长城”商标归苏州电扇厂后,江苏省轻工业品进出口公司石总经理在南京专门请我吃饭,谈他对公正、合理处理“两本帐”商标归属的感受。“两本帐”商标协商解决后,有的部门虽有看法,留有一定后遗症,但外经贸部及有关外贸公司的商标管理干部顾全大局,我们成了经常交换意见的朋友。

    三、编写《商标注册指南》小册子的商标情

    1995年我与郑成思教授应某单位邀请赴海口讲课,在散步时,郑教授与我讲,他开始了解中国商标法律制度及商标注册.是从我们编写的《商标注册指南》一书,郑教授谦虚的表述,使我对他的人格魅力更加钦佩。说起《商标注册指南》一书,我的体会是“事业心、责任心、商标情”的结晶,今天看来这本小册子是再简单不过了,而且从理论到实践,商标术语均有不完善之处。但在1983年却来之不易。19828月商标法颁布后,商标局领导要求审查处、评审办公室编一本《商标注册指南》小册子,指导全国商标注册工作,地方工商局搞商标核转的也有要求。当时一没有可借鉴的参考书;二没有成熟的案例;三没有可以使用的参考资料,仅有一部刚颁布的《商标法》和魏启学先生翻译的《日本商标法》解说。审查处和评审办的同志本着在编书中学习,在学习中提高的精神,人人动脑,个个出力决定编书,大家在不影响审查商标申请件和评审件的情况下,加班加点收集材料拟定初稿,我记得评审办张祖永、董葆霖同志负责商标法简释和旧中国及文革前的商标注册和管理部份:曹中强同志负责商标实质审查方面:侯丽叶同志负责申请及联系商标设计研究所写商标设计;李红克同志负责酒类商标:廖能敬同志负责商品分类:邓绍熙、王建群同志负责外国商标:孙晓峰同志负责有关程序;我负责收集报刊资料及历史材料、审查处的案例,我与孙晓峰负责串联归纳。对于章节的安排,大家反复讨论形成了七章。该书成稿后,出版社与局领导协商以个人名义为主编好,当时有的人还有“文革”中的余悸,不愿出头露面,因我在审查处审查员中是老大哥,大家推荐我与孙晓峰为主编。在编书中,审查处的审查员深入学习《商标法》,加深了商标情,共同劳动成果——《商标注册指南》一书的出版,加深了编书成员的友谊。的确通过编写小册子,在编书中学习,在编书中提高,商标审查员的水平也大大提高。《商标注册指南》一书是80年代初期商标审查员、评审员事业心、责任心、商标情的体现。◆

(未完待续)

 

 

编辑日期:20003.11. 

来源:中华商标 

作者:欧万雄

  • 联系我们
  • 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北三街8号
  • 电话:86-10-68014071
  • 传真:86-10-68018055
  • 邮箱:zhsbxh@saic.gov.cn
  • 协会微信
  • 协会微博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