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华商标网
七赴日内瓦(下)
2005年12月02日来源:中华商标协会

 

    五、中国使《商标国际注册马德里协定有关议定书》生效

    商标是通过注册产生它的专用权,商标到国外注册有两个途径,一个是逐一国家申请注册,另一个是通过马德里协定,向成员国申请注册。

    1891年4月14,有关国家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签订了《商标国际注册马德里协定》,该协定规定,企业的商标如要到有关国家注册,只要向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国际局申请注册就行了,不必逐国申请、逐国交费。这本是件省钱、省时、省事的事。截至1994年底,已有包括我国在内的43个国家加入了该协定,根据该协定建立的商标国际注册体系,已成为目前世界上实现商标跨国保护的最有效的途径之一,对于促进商标的国际保护,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但由于该规定自身还存在一些不足,如规定其工作语言仅为法语,商标审查期限为12个月,以及商标国际注册后,因国内注册被撤销而要同时撤销等,致使美国、英国、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及北欧诸国,均未加入该规定,使该协定的作用在很大程度上受到限制。

   为改变这种状况,使更多的国家加入商标国际注册体系,WIPO在《马德里协定》的基础上,形成了《商标国际注册马德里协定有关议定书》(以下简称《议定书》)。《议定书》于1989627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召开的WIPO外交大会上获得通过。199412月底,共有27个国家在《议定书》上签了字。

    根据《议定书》规定,如果有4个国家(其中至少有一个马德里协定成员国,一个非马德里协定成员国)批准或加入《议定书》,《议定书》即可生效。1994年,已有西班牙、瑞典、英国三个国家批准或加入了《议定书》,只差一个国家。

    1、决定加入《议定书》

    王众孚同志1994年担任国家工商局局长后, WIPO总干事鲍格胥博士连续写来两封信,非常希望中国加入《议定书》。王局长高瞻远瞩作出了指示,商标局常务副局长李必达于1995414主持召开了商标局办公会议,国家工商局副局长白大华出席了会议,并邀请了全国人大法工委的袁洁、国务院法制局的杜佑东、国家工商局法制司王磊同志参加会议。

    与会人员经讨论认为:目前是加入《议定书》的最佳时期,商标问题不仅仅是个知识产权问题,还涉及内政外交。

    我国自1980年加入WIPO以后,在该组织内的影响越来越大,该组织对我国的态度也是积极、友好的。总干事鲍格胥博士曾多次访问我国,对我国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并在国际上进行宣传,对树立我国保护知识产权的形象起了一定的作用。  《议定书》通过后,鲍格胥博士曾多次表示,希望中国这个有影响的大国尽早加入,一方面进一步提高中国在世界知识产权界的地位,另一方面也可以推动其他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加入,使《议定书》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第五个加入马德里议定书与第四个加入的效果大不一样,我们第四个加入,成为《议定书》的成员国,可以施加积极影响,对发展中国家有利。人大法工委、国务院法制局参加会议的同志也表示,将把这个意见向他们的领导汇报,积极支持商标局的这一意见。

    会议认为,解决商标局人力不足的问题也不可忽视。商标审查是商标确权的重要一环,必须增加行政编制,增加足够的外语人才。希望国家工商局人事司努力争取增加编制。

    1995年5月30,国家工商局向国务院报送了《关于加入商标国际注册马德里协定有关议定书》的请示》,7月17国务院作出批复:决定加入《商标国际注册马德里协定有关议定书》,同时声明:我国适用该议定书第五条第(2)款第(b)项,第(c)项和第十四条第(5)项。加入书由外交部部长签署,具体手续由外交部办理。

    外交部长钱其琛于 1995年8月4晚签署了加入《议定书》的通知书。通知书是一式三份,一份向WIPO递交,另两份分别存中国常驻日内瓦代表团、国家工商局。通知书没有写具体日期,外交部的同志答复,签发日期由你们自己定。我和商标局国际注册处处长袁有祥商定签发日期为8 8日,并报商标局李必达常务副局长、国家局白大华副局长同意。

   通知书的内容是:

  “瑞士日内瓦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鲍格胥阁下:

   我谨通知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决定加入《商标国际注册马德里协定有关议定书》,同时作以下声明:

    1、根据第5条第(2)款第23项之规定,依本议定书进行的国际注册,其驳回期限为十八个月;如因对保护提出异议而驳回保护,此类驳回可以在18个月期限后满后通知国际局。

    2、根据第14条第(5)款规定,在议定书对中国生效之日前依本议定书取得的国际注册保护不得向中国进行领土延伸。

    顺致崇高的故意。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长:钱其琛

    一九九五年八月八日于北京

    2、递交通知书

    WIPO总部获悉中国决定加入《议定书》这一消息后,给予高度评价。他们认为中国加入《议定书》有着重要意义:第一,使《议定书》的缔约国达到四个, WIPO总部可以向全世界宣告,《议定书》正式生效。第二,中国的加入必将带动一大批发展中国家加入。第三,中国作为第四国加入《议定书》,可以将自己的经验教训用于议定书实施细则的修改和完善,对健全世界知识产权制度是一个强有力的推动。第四,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建立以来,与中国有良好的合作关系,这再次向世界表明,这种合作是卓有成效的。鲍格胥博士四次发来传真电报,真诚地邀请王众孚同志亲赴日内瓦递交《议定书》加入书,并顺访英国专利局,就加入《议定书》及该议定书生效前应作的准备工作交换意见。

    经国务院批准,我和商标局助理调研员兼翻译万家庆同志陪同王众孚局长应邀于199582693前往瑞士日内瓦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和位于英国纽波特的:国专利局进行访问。

    1995年9月1上午,王众孚局长与我国常驻日内瓦代表团金永健大使一起,代表中国政府向WIPO总干事鲍格胥博士递交了我国加入《议定书》通知书。

    鲍格胥总干事对我国加入《议定书》表示欢迎和衷心的感谢。他说,199591是世界知识产权史上一个重要的、令人难忘日子。因为这一天,中国继西班牙、瑞典、和英国之后,作为第四个国家向WIPO递交了加入书,从而使《议定书》得以在三个月后(1995121)生效。中国加入《议定书》的速度创了世界纪录。对于中国这种高效率的工作、中国政府对知识产权的重视,他表示非常钦佩。中国递交《议定书》加入书,不仅具有法律意义,而且更具有政治意义。

    王众孚局长说,今天我很高兴陪同金永健大使向 WIPO递交中国加入《议定书》通知书。他说,中国政府非常重视保护知识产权,非常重视加入{议定书入国务院总理、副总理对此给予极大关心和热情支持。我们经过积极筹备,经过中国政府批准,决定作为第四个国家加入《议定书》,促成该议定书尽快生效。《议定书》的生效,将会对知识产权的国际保护起到更加积极的作用。中国愿为《议定书》的顺利实施,为马德里联盟成员各国之间的友好合作,作出应有的贡献。

    金永健大使说,中国政府加快加入《议定书》的审批程序,这一行动本身就说明中国对保护知识产权工作的诚意。

    最后,WIPO总干事鲍格胥博士非常高兴地与王众孚同志和金永健大使合影留念。

    3、加深了与WIPO在商标领域的合作199591上午,在递交我国加入《议定书》通知书仪式结束之后,王众孚局长与WIPO总干事鲍格胥博士就如何进一步加强和发展中国与WIPO在商标领域的合作问题进行了交谈。

    鲍格胥总干事对王众孚局长访问日内瓦WlPO总部表示热烈欢迎。他说,我与中国在十六年前就开始交往。商标和专利是知识产权的两大支柱,享有同等的重要地位。从整体上讲,商标的价值要比专利的价值高。专利的寿命比较短,而商标的寿命可长达几百年。对商标进行保护会促进经济的发展,这就是为什么要有强有力的商标保护制度的原因。《马德里协定》和《议定书》的制定,使商标所有人的商标申请手续更加简便,更加迅捷,因此也更加便于商标的国际保护。

    中国加入《议定书》十分重要。中国加入《议定书》以后,必然会面临着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对此,WlPO将会一如既往地关心和支持中国的商标工作,在人员培训、法律咨询等方面积极地给予帮助。中国方面如有任何要求,尽管随时提出。

    鲍格胥总干事指着副总干事伊德里斯(现任总干事)说,WIPO主管发展中国发展合作事务的副总干事伊德里斯先生今天也在场,在双边合作方面,他会给予你们具体的帮助,你们可以同他直接保持联系。另外,在他的手下还有亚太局,具体负责中国的有关事务。王众孚局长认为,商标在经济发展和企业生存方面起着重要的作用。商标使用的时间比专利长,两者的价值也不一样。鲍格胥总干事的这一论述非常正确。中国政府非常重视知识产权,认识到商标工作的重要性,也加强了这方面的工作。鲍格胥总干事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的前几任局长关系都很密切,我要进一步发展和延续这种关系。

    为了加入《议定书》,我们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如向有关部门申请增加人员,增设机构,同时我国还准备修改《商标法》及其《实施细则》。刚才鲍格胥总干事主动谈到了培训问题,这也正是我要谈的一个问题。我们的培训,不仅包括对商标审查人员、计算机人员和法律工作者的培训,而且还包括对企业和商标代理人的培训。因此,培训的工作量很大,我们希望WlPO能够给予一定的支持和帮助。

    鲍格胥总干事听后表示赞同,他说,培训应主要从商标审查人员开始。国外培训有个语言问题。从事实际审查工作的人员,只有懂英语或法语的才能到国外进行培训;对这些人员培训后,他们再作为老师,对不懂英语或法语的人员进行培训。对企业(商标申请人)和商标代理人的培训也很重要,但他们必须懂得商标国际注册。培训内容可以更新;培训方式可以灵活多样。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的法律法规问题。中国商标局的职能与其他国家有所不同。中国商标局不仅主管商标注册,而且负责商标管理。中国采用的“双轨制”,商标主管部门积极主动地去管理,去查处,对商标专用权的保护很有效。这对外国商标所有人来讲是个福音。中国动员所有的力量,如工商管理部门、法院、海关等,来共同保护知识产权,效果很好。

    最后,王众孚局长邀请鲍格胥总干事在方便的时候再次访问中国。鲍格胥博士愉快地接受了邀请。

    4、参观WIPO国际注册局

    9月1下午,我们陪同王众孚局长参观了WlPO国际注册局,并同该局局长马查多先生等主要官员进行了会谈。

    WlPO国际局为《马德里协定》和《议定书》的执行和管理机构,国际注册局具体负责商标和工业品外观设计的国际注册工作。国际注册局下设商标国际注册处和工业品外观设计国际注册处。商标国际注册处又分为四个部门:一部负责收发、初审、文秘;二部负责录入、核对、接受;三部负责分类和审查;四部负责通知、公告、培训、咨询。商标国际注册处配备有两套自动化系统,即:“在自动化注册簿注册国际商标系统” (法文简称“SEMIRA)和“数据化及光敏选择国际商标系统”(法文简称“MINOS)

    马查多局长表示,WIPO国际注册局愿为中国的商标工作,尤其是在实施《议定书》方面多做一些贡献。他希望,不久的将来能派出商标专家前往访问中国,就实施《议定书》的有关问题举办讲座或研讨会。

    王众孚局长对此表示赞赏和感谢。他说,这方面的具体事宜,将由我局商标局与马查多局长进一步商定落实。

    这次访问,WIPO给予王局长很高的外交礼遇, WIPO国际注册局局长马查多先生代表总干事专程赴英国陪同访问了英国专利局,抵达日内瓦时,马查多先生到飞机停机坪迎接。这在WIPO历史上是破例的,使我们深深感到中国的国际威望在进一步提高。

    六、参加尼斯联盟第十七次专家会议

    1995年11月611月10,我和商标局黄晖同志参加了尼斯联盟第十七次专家会议。

    尼斯联盟是由尼斯协定成员国组成。尼斯协定是1957年在法国尼斯签订的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的协定。协定成员国采用共同的商品和服务分类办理商标注册。我国政府代表于19945月递交了加入书,自当年89日起,我国正式成为该协定的成员国。

    协定成员国可以派正式代表参加尼斯协定设置的专家委员会、或由专家委员会设置的工作小组委员会会议。应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邀请,有些非尼斯协定成员国可以派观察员列席上述会议。正式代表有表决权,观察员无表决权。专家委员会和工作小组委员会的主要任务是修改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其程序是先由工作小组委员会提出修改建议,由专家委员会讨论通过,然后纳入国际分类。工作小组委员会每年召开一次会议,专家委员会会议之后,由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国际局出版经修改的国际分小?SPAN lang=EN-US>

    参加这次专家会议的有二十一个成员国:中国、德国、奥地利、克罗地亚、丹麦、西班牙、美国、俄罗斯联邦、芬兰、法国、意大利、日本、挪威、荷兰、葡萄牙、英国、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瑞典、瑞士、突尼斯。非尼斯联盟的白俄罗斯、巴西、喀麦隆、科特迪瓦、伊朗、肯尼亚、拉托维亚、罗马尼亚、泰国、比荷卢商标局以及欧共体十一个国家、政府间国际组织作为观察员参加了这次会议。

    WIPO副总干事居尔舒以总干事的名义宣布开幕,会议一致选举英国的汉弥尔顿(Hamilton)为会议主席,中国的曹中强、西班牙的米罗丝(Munoz)为副主席,并通过了会议日程。

    ()会议对三个文件作出了决定会议对三个文件依次进行了审议,并作出下列决议:

    1.关于文件一:尼斯分类修改程序及议事规则的修订

    (1)本次会议对第六版所作的修改将于199711生效,国际局将于199671将本次专家会议的决议通知各国。

    (2)国际局将在199610月用英文和法文出版第七版尼斯分类。并且在199611月,借助一个有关尼斯、维也纳、洛迦罗分类的数据库管理系统,国际局可以向有意翻译该版的国家提供翻译辅助资料。

    (3)下一个修改周期与前两次一样,仍为五年。在此期间,国际局将把未纳入分类表的新商品分类建议通知各国,会议建议各国用户尽可能遵守该建议直到它们正式进入分类表。

    (4)委托国际局在它认为合适的时候决定召开预备工作组会议。

    (5)尼斯联盟成员国书面通知总干事即可成为工作组成员,巴黎联盟成员国书面通知总干事即可成为工作组观察员。

    (6)专家委员会的决议今后将刊登在《工业产权及版权》杂志上。

     2.关于文件二:筹备工作组会议建议的尼斯分类修改草案

    (1)文件二上所列各项建议绝大部分均获通过,个别未能过的建议标有日字样。

    (2)尽管将“代他人将各种商品归类(运输除外)以便消费者看到和购买”列入35类注释中“尤其包括”一栏,国际局认为各国并没有义务因此承认“零售”是一种服务,只是便于承认该项服务的国家将其分入35类。该建议中的“他人”包括顾客,生产厂家,但不包括本身提供这项服务的人。

    3.关于文件三:重组尼斯分类的可能,尤其是对42类的修改。

    (1)尼斯分类进行重组时应遵循如下原则:使分类更加协调并充分考虑因改类给用户增加的负担。

    (2)42类的变动决议。该变动确定了42-45类的范围,会议允许预备工作组作个别细微的调整。除非有十分充足的理由,这四个类之间的服务不再移动,也不再增加新的类别。

    (3)授权预备工作组制定这四类服务的注释以及各自包括的服务表。

    ()我方在专家会上发挥积极作用

    会议上,我们多次发言,在一些关系到我国用户切身利益的问题上据理力争,并取得了较好的效果,具体表现在:

    (1)法国、美国主张缩短修改周期,即由现在的五年一版改为三年一版,我方则指出尼斯分类应有相对的稳定性,尤其是应尽量控制从这一个类移到另一个类,如果三年改动一次,我们的大量人力都将用于类别调整上,对工作很不利。我国的意见也得到了其它国家的支持,经表决,会议决定仍维持五年一次的修改周期。

    (2)这次提案中涉及到很多中国特色的商品,经会议讨论和我代表团的解释均被同意列入第七版分类表,这些商品是:算盘、医用热水袋、针炙针、毛笔、墨、砚、竹帘、扁担、筷子、气锅、麻将、食用蚕蛹、食用鸟窝、海参、米糕、花生奶、米酒等。这些商品被充实到尼斯分类中,使该分类更具有普遍的代表性。

    (3)关于第七版的出版问题,原草案中只提到国际局将出版英文和法文的第七版尼斯分类(如可能也将用其它语言出版),我代表团指出中国希望能出中文版,这一要求得到国际局的理解,在会议决议中专门注明了借助电脑管理,国际局明年11月可望向有意出版本国版本的主管局提供帮助。

    (4)关于调整后的42-45类的序号问题,我们在发言中建议餐饮住宿为42类,医疗美容为43类,科技研究为44类,其它为45类,会议主席及国际局同意在下次筹备工作组会议上再讨论。

    专家会后,我们提出了三项建议:

    (1)委托分类小组作好实施第七版的准备工作;

    (2)加强研究,争取更多中国商品列入分类表;

    (3)配合第七版实施,邀请国际局来华开办分类研讨班。

    中国从198811月正式使用尼斯分类,1993 71日受理服务商标申请,19949月加入尼斯协定以来一直没有就尼斯分类组织过专门的研讨会,开办研讨班是为配合第七版实施,普及分类知识,探讨中国商品更多进入尼斯分类的可能。

由于我国是第一次以正式成员国的身份参加尼斯联盟专家会议,我被会议一致选举为会议副主席,这充分反映了国际社会重视中国在知识产权领域取得的进展,也体现了我国对国际会议的参与程度正不断提高。

七、出席驰名商标专家委员会会议

    WlPO1995111316日在瑞士日内瓦举行了第一次驰名商标专家委员会会议。我和黄晖同志参加了尼斯联盟第十七次专家会议后,紧接着又出席了驰名商标专家会。来自包括中国、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在内的65个国家以及3个政府间国际组织和18个非政府组织出席了会议。如此之多的国家和组织专门就驰名商标进行研究在WlPO历史上尚属首次。这说明驰名商标保护正成为一个世界性的问题。

    会议讨论的议题是:

    1、关于驰名商标的定义及认定标准

    保护驰名商标的首要问题在于对驰名商标下一个准确的定义,不解决这一问题就谈不上对驰名商标的认定和保护。许多国家如意大利、保加利亚、马拉维、西班牙、匈牙利、土耳其、印度尼西亚等都提到它们正准备修改或刚刚修改了商标法,故特别希望这次会议能在这方面取得进展。但也有不少国家如加拿大、英国、荷兰等认为对驰名商标下一个严格的定义非常困难,因此,更倾向于讨论一个有助于认定驰名商标的标准。

    会议对此展开了广泛的讨论,意见比较集中的标准包括使用该商标的商品或服务所占的市场份额,商标的显著性(该显著性可以通过使用获得),商品本身的性质,销售渠道,商标使用长短和范围、广告持续时间和范围,第三人使用该商标的时间长短、地域及是否具有恶意等。

    我国代表团认为质量因素在认定驰名商标过程中应予考虑,这一建议得到俄罗斯、西班牙代表团的支持,但也有一些国家认为只要不是质量低劣,认定时则不必考虑这一因素。至于注册人主观上的恶意是否影响驰名商标的认定,各国意见有所分歧,部分国家认为应当将此纳入认定程序,部分国家则认为只有在对未经同意的使用进行处罚时才需考虑恶意与否。

    鉴于对该问题的认识不够统一,会议主席建议由国际局对认定标准作进一步的研究。

    2、关于认定驰名商标应考虑的公众范围

    不少国家表示认定时不应要求一个商标在整个公众中驰名,而应采取TRIPS162款的方法,即:“在确定一个商标是否为驰名商标时,应该考虑该商标在相关公众中的知名度。”但在个体解释“有关公众”时,各国的看法并不相同。

    3、关于驰名商标使用与否对认定的影响

    由于巴黎公约第6条之二并未对驰名商标的使用提出要求,故多数国家认为不必把使用“作为认定驰名商标的条件”。我国在发言中指出这里的使用应指在商品、包装上实际销售使用,而不应包括广义的“使用”。国际局同意我国代表的这一意见。

    有些代表强调指出,虽然TRIPS16条第2款提到应考虑包括在该成员国内因对该商标促销而产生的知名度,但产生知名度的原因不仅限于促销,还应包括卫星电视发射,外国报刊杂志及出国旅游等其它原因。

    会议最后认为商标是否驰名,应看其在该国有关公众对该商标的知晓程度,而不以是否在该国实际使用作为认定驰名商标的条件。

    4、关于是否要求商标在当地国驰名

    商标在当地驰名是否应作为认定的条件这一问题并未在国际局研究报告中提到,但在讨论过程中会议主席提出了这一问题。

    我国代表指出驰名商标虽然突破了注册原则,甚至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专属原则,但从未突破地域原则,这在巴黎公约第6条之二和TRIPS16条第2款中都明确予以承认,如未在当地国驰名,不能认定为驰名商标。不少国家同意我国的意见。

    但也有个别国家和组织如韩国、日本、印度、委内瑞拉及AIPPI认为鉴于国际贸易迅速发展,信息传播日益便宜,“无边界贸易”正在成为现实,因此有必要承认在原属国驰名但在当地国不驰名的商标。

    会议最后未对此下结论。

    5、关于同等对待驰名服务商标

    会议一致同意将巴黎公约第6条之二的原则扩大到驰名服务商标。这一点已在TRIPS16条第2款中予以规定。

    6、关于驰名商标国际注册簿

    不少国家如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法国都对建立驰名商标国际注册簿的必要性和可行性表示怀疑。我国代表也表示现在建立该注册簿的时机还不成熟。主要的理由集中在各国认定驰名商标多是由法院个案进行,不可能由商标局在现行有效商标中进行批量认定,而且认定一次好比拍一张相片,无法保护将来的情况,让商标所有人自行申请登记更会使驰名商标的管理失控并走入歧途。也有一些国家认为可以不叫注册簿而叫一个清单,没有法律效力仅起参考作用,因此表示支持。一些非政府组织积极主张建立这样一个清单,认为在审查程序中应对这一清单予以考虑,虽然该清单没有任何法律效力。个别非政府组织如AIPPI甚至建议商标所有人可以通过交纳较高的费用将自己的商标登录在该清单上,理由是只有真正的驰名商标所有人才舍得花上这么一笔钱进行登录。

    在假定有必要建立这么一个清单的前提下,有代表提议一年公布一次并保持不断更新。国际局可以将报来的商标加以整理并予以公布,当然,需要交纳一定的费用。

    鉴于在此问题上意见分歧较大,俄罗斯代表团提议由国际局对各国进行一次问卷调查,了解各国的具体立场和看法。

    7、关于将来研究计划

    国际局指出鉴于1996--1997WIPO预算中规定继续就此研究。国际局将在吸取这次会议精神的基础上对研究报告进行修改,并提交第二次驰名商标专家会议审议。至于审议的结果是否体现为WIPO大会预案或巴黎联盟大会预案或商标法律条约议定书的形式还得视是否构成足够多数而定。

    专家会后,我们提出了两个建议:

    一是进一步加强对驰名商标问题的研究;

    二是配合商标法的修改,做好与国际公约和国际惯例的接轨。

    短短的四年间,我能够七赴日内瓦,陪同国家工商局两位局长完成了两项载入中国商标史册的任务,在世界知识产权史册上书写了光辉灿烂的一页;我还有幸代表国家第一次以正式成员国的身份参加尼斯联盟专家会议,并被选举为会议副主席,第一次出席驰名商标专家委员会会议,这些都是国家工商局领导和组织对我的信任,使我能耳闻目睹,亲身经历这些重要的商标历史事件。

    七赴日内瓦,使我永世难忘。  ()

 

 

编辑日期:2003-6 

来源:中华商标 

作者:曹中强

  • 联系我们
  • 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北三街8号
  • 电话:86-10-68014071
  • 传真:86-10-68018055
  • 邮箱:zhsbxh@saic.gov.cn
  • 协会微信
  • 协会微博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