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华商标网
七赴日内瓦(上)
2005年12月02日来源:中华商标协会

 

    我从1979年跨进商标局,从事商标工作已有二十四年了,弹指一挥间,时间过得真快。回顾往事,最值得纪念的、最难忘的是1993年至 1997年四年间,我有幸七赴日内瓦。

    我曾陪同国家工商局两任局长刘敏学局长、王众孚局长和中国专利局(后改为国家知识产权局)两任局长高卢麟局长、姜颖局长访问了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会见了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两任总干事鲍格胥博士、依德里斯博士。陪同四位局长访问了中国常驻日内瓦代表团,先后会见了两位大使,金永健大使、沙祖康大使。在洛桑参观时,我还荣幸地见到了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先生。

    在七赴日内瓦中有两件事,已载入了中国商标事业的史册,一是,刘敏学局长代表中国政府签署了《商标法条约》,成为34个签字国之一。二是王众孚局长与我国常驻日内瓦代表团金永健大使一起代表中国政府向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鲍格胥博士递交《商标国际注册马德里协定有关议定书》加入书。

    在日内瓦期间,我还出席了五次不同类型的会议,一是商标法条约的讨论,也就是协调保护商标法律专家委员会会议;二是尼斯联盟第十七次专家会议;三是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大会及其管理的巴黎联盟和联盟大会审议并通过WIPO(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TO(世界贸易组织)之间的协定;四是驰名商标专家委员会会议;五是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第33届系列会议。

    四年的时间,能够七赴日内瓦是我国积极开展商标对外交往,参与国际事务的体现。

    一、知识产权的国际组织

    从事商标工作的人们都知道WIPO,它是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英语简称,法语、西班牙语的简称是 OMPI,而中文没有简称。它是政府间组织,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1974年成为联合国组织系统下十六个“专门机构”之一。

    WIPO负责通过国家间的合作促进对全世界知识产权的保护,管理建立在多边条约基础上的各"联盟"的行政工作,并办理知识产权法律与行政事宜。

    WIPO的一大部分活动和财力是用于同发展中国家进行开发合作。

    19936月我第一次访问时,WIPO成员国有135个国家。此外,8个国家参加了WIPO管理的各项条约,但还不是WIPO成员国。到了2002WIPO成员国已达到了179个。

    到过日内瓦的同事,都对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大楼建筑赞不绝口,它是1978年建成的。正如设计师皮埃尔·布拉雅尔所说的那样"我所寻求的是一种能随早晚或逐日光线变化而变化的轻松活泼的设计……。

    大楼地处日内瓦市万国广场,与世界气象组织,国际电信联盟,联合国欧洲总部相邻,主楼外表像半圆型,外表由玻璃墙组成,楼座由浅米色大理石、草地、绿树、花坛、喷泉环绕,十余层大楼别具一格。楼内全年恒温,但长年在这里工作的中国同事抱怨说,大楼没有窗户,没有自然风,好像生活在真空里。大楼正门的屋沿平台上挂满了成员国的国旗,门口没有门卫,可以自由出入。进入大楼,迎面是彩色的多彩石块墙,清清的流水像瀑布挂在墙上。地面是各国捐赠的石材构成的图案。捐赠石材的国家名称在电梯旁予以标注,建大楼时我国还未加入该组织,要不然中国的大理石也会占据重要的位置,总部大楼大厅圆顶是由总干事鲍格胥博士题的三句话组成:

    “人类聪明才智是一切艺术成果和发明成果的源泉

    这些成果是人们美好的生活的保证国家的职责就是要保证坚持不懈地保护艺术和发明"

    历任总干事的照片常年悬挂在大堂的墙上,使我们每个从事知识产权工作的人们对他们的业绩肃然起敬。两个会议室处在一楼的居中。大厅四周摆放着沙发、沙发椅供出席会议的代表休息。各国赠送的纪念品摆放在大厅的各个角落。

    一楼还设有兑换外币的银行,为参加会议的各国人士提供服务的旅行社承办旅行及交通。带有WIPO标志的纪念品在大厅设有专柜,供参观者购买。各种WIPO的资料书籍有的免费提供给各国来宾。为与会人员提供餐饮的地方设在大楼的顶层,由专业公司承包了,一餐花费十余个瑞郎,既方便又实惠。

    二楼以上是办公楼层。办理商标马德里国际注册的国际局离总部约十分钟路程,有定时班车接送。

    正像现任总干事依德里斯博士所说:世界知识产权组织 (WIPO)是一个致力于帮助确保创造者和知识产权持有人的权利在全世界范围内受到保护,从而使发明人和作家的创造力得到承认和奖赏的国际组织。这种国际保护起到了鼓励人们进行创造的作用,推动着科学技术向前发展,并丰富着世界的文学和艺术宝库。这种国际保护还通过为知识产权产品经销提供稳定的环境而润滑着国际贸易的滚滚车轮。

    二、工作生活在国际城市的人们

    日内瓦是一个国际性城市,甚至有人据此说“日内瓦不属于瑞土”。其中的原因有很多:这里集中了像联合国欧洲总部、国际红十字会、世界卫生组织、世界贸易组织、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国际电信联盟、世界劳工组织、世界气象组织这样的国际机构;这里是世界各国人员云集的地方。

    来自五大洲,不同肤色的人们为了同一目标。WIPO1997年时秘书处已有650人,来自67个国家。他们忘我的敬业精神、对中国官员热情友好的态度深深感动着我。

    总干事鲍格胥每次见到我们都会主动打招呼,像长辈那样关心我们。副总干事居尔舒更是热情,在百忙中抽出时间会见了我和商标局的杨晓红。

    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199410 23日,我和中国商标事务所的王天祥利用会议的间隙来到日内瓦湖畔的洛桑,洛桑被人们称为“奥林匹克的首都”。我们参观了奥林匹克博物馆。博物馆建在湖边的斜坡上,门口熊熊燃烧的圣火与六根人体肌肉似的白色花岗岩柱,像机器人忽离忽合,充满着运动感。

    博物馆于1993年对外开放,它主要向人们展示了从古希腊到现代为止的奥林匹克运动的历史。当我们来到顶层层厅参观时,萨马兰奇从一房间健步走出,送一客人到电梯门口。我脱口而出:“这不是萨马兰奇吗”。他微笑着向我们频频点头。王天祥抓住时机自我介绍“我们来自中国,参加WIPO会议。”当我们提出“能否与您合影”时他很亲切的满口答应,这让我们喜出望外。我抓住快门替王天祥拍了一张。然后我赶紧换岗,站到了萨马兰奇的身边。这时,不少参观者闻讯赶来,王天祥给我照了两张。

    在国际组织工作的中国人,无论是来自专利局的李家浩、中国贸促会的王正发、版权局的高航,还是工商局的王彬颖、陶俊英,他们对我们的到来,都是无微不至地关心。

    当然,国际组织也会搞平衡,招聘中国职员时,凡是中国涉及知识产权的有关部门的都要考虑。他们招聘中文翻译,名额就分配给了当时协调知识产权工作的国家科委。

    在这里工作的人们无论是普通工作人员还是总干事,他们对从事的工作都充满了热情和朝气,有使不完的干劲,工作也是最认真的。他们不愧是各国的优秀人才和精英。

    三、各具特色的纪念品

    看过国际组织的纪念品,都会使每个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它是每个国家的智慧、历史文化、现代文明的充分展示。

    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大厅内,摆放着中国政府于1984年赠送的中国科学家张衡于公元132年在京城洛阳制造的可以测定地震的“候风地动仪”复制品。这是世界上第一台测验地震的仪器,仪器上有八只口含铜球的龙正对着下方八只张着口的蟾蜍,是景泰蓝工艺制成的。而中国画家阎振祥的《桂林山水》,由国家版权局在19869月伯尔尼公约一百周年之际赠与,悬挂在过道的墙上。

    美国政府送的纪念品是从月球上采集的岩石,体现了现代科技的成果。而原苏联政府赠送的是象征 1961年4月12苏联宇航员加加林驾驶世界上第一艘载人飞船“东方1号”的金属雕塑,座落在联合国欧洲总部的花园内。

    在联合国欧洲总部有两件中国礼品,代表着中国悠久的古代文化和精湛的工艺。一件是出土文物,马踏飞燕复制品。而另一件是天坛祈年殿的挂毯。在挂毯面前,无论站在什么角度,它的甬道似乎总是在你的脚下。陪同我们参观的陶俊英女士特地作了介绍,否则,不会注意到这一令人叹为观止的一幕。

的确,摆放在这里的纪念品是勤劳、聪慧的人们创造文明的结品,是艺术的成果,发明的成果。

四、中国签署了《商标法条约》

    《商标法条约》是由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负责起草,并先后召开了六次由保护工业产权国际联盟(巴黎联盟)成员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成员国(以观察员身份)、非政府间组织(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的“协调保护商标法律专家委员会会议”。起草《商标法条约》的目的是,协调并简化各国的商标行政程序,使各国的商标法律趋向一致。

    专家会议从19891127开始,前三次是商标局的吴群同志参力口的,第四次会议中国没有派人出席。第五、六次会议是在19936719931129召开的,我分别与商标局的王莉、杨晓红参加。王莉是上海外贸学院毕业,英文不错,与在WIPO工作的王正发是校友。我曾在上海上过小学,大家在一起有一种老乡的感觉。我们到日内瓦开会,住在中国常驻日内瓦代表团的招待所,大伙称为“5号院”。从5号院到WIPO走路一般需 30分钟,我和王莉几乎每天走四趟,互相赞叹走路的功力。杨晓红是北京大学毕业,专攻外国文学,英文挺好,她吸取了前任的教训,不再步行到WIPO,我们基本上是乘5号院的奔驰车去开会。

    专家会议的文件内容多,专业性强,翻译任务很繁忙,王莉、杨晓红两位都很认真地完成了。

    第三次赴日内瓦是参加1994101028日举行的“缔结《商标法条约》外交会议”。时任国家工商局局长的刘敏学为团长(兼代表),中国代表团共五人组成。我作为中国政府副代表与外交部条法司的田立晓、中国商标事务所的王天祥(担任译员工作)先期前往出席外交会议。商标局的万家庆同志陪同刘敏学局长于1024抵达日内瓦。

    1、会议概况

    这次“外交会议”的主要任务,是在前六次“协调商标法律专家委员会会议”的基础上,最后一次讨论并通过《商标法条约》及其《实施细则》。《商标法条约》的主要内容包括:设立联盟、大会;确定条约的修订程序、权限;成为条约缔约方的条件;批准和加入的时限;保留、退约、签署等一般性条款和商标注册的申请、审查、所有人名称和地址的变更,商标所有权的变更、续展、代理等技术性条款。

    出席“外交会议”的代表团共有113个,其中巴黎联盟成员国代表团81个,观察员代表团6个,政府间和非政府组织代表团26个。

    “外交会议”设大会、主要委员会、资格审查委员会和起草委员会,分别由墨西哥常驻日内瓦代表团大使瓦尔加斯先生、英国代表苏格登先生、苏丹代表萨卢尔先生和美国代表柯克先生担任。包括中国在内的14个国家的代表团为起草委员会成员。

    在会议前两天的开幕式和之后的一般性讨论中,共有62个国家和组织的代表团发言。绝大多数代表团都表示,《商标法条约》旨在协调各国商标法,简化行政程序,是个很好的条约;WIPO总干事及其同事们为此做了大量积极有效的工作;将以积极合作的态度参加此次大会,并希望对"协调商标法律专家委员会会议"遗留的问题找出妥协办法,以使《商标法条约》得以缔结。

   我国代表团在发言中主要提到我国政府对知识产权保护和对此次会议十分重视,介绍了我国商标工作的发展概况,表达了中国代表团积极参加大会的态度和希望与会代表求同存异,以使大会成功的愿望。

    2、焦点问题

    这次"外交会议"的焦点,是关于欧洲共同体这一政府间组织的独立投票权问题。

    与会代表在欧共体组织的表决权问题上出现了明显的分歧。欧洲等30余国坚决支持给欧共体以独立的表决权,主要理由是:欧共体有其独立的商标主管机关,商标注册后能在其成员国领土内生效;享有独立表决权不会在其他国际会议和条约中开创先例,其它国家不必为此担心。美国、加拿大、日本以及拉美等近20个国家坚决反对给欧共体以独立表决权,认为条约是主权国家之间的事,政府间组织不能与主权国家享有同等权利。非洲集团各国及俄罗斯代表团未明确表态,但希望总干事找出大家都能接受的妥协方案,以使“外交会议”顺利进行,《商标法条约》得以缔结。

    10月24大会主席、副主席以及各委员会主席小范围磋商后征求各地区集团召集人意见,25日向大会提出正式提案:取消有关大会、联盟、表决的条款,以后对条约的修订仍由外交会议进行。修订后的内容具体反映在《商标法条约》第18条中,即:“本条约可由外交会议修订。为进一步协调商标法,可由外交会议通过议定书,但前提是议定书不与本条约的规定相抵触”。对这一提案,大会主席呼吁各代表予以支持并希望不要再重新展开讨论。随后各地区集团的代表纷纷发言支持这一提案。最后,这一提案获得一致通过。

    3、我们的立场

    《商标法条约》中的技术问题,多数已在前六次专家委员会会议上充分讨论并取得共识。这次“外交会议”主要就一标多类申请、限制收费、语言的使用、技术条款保留的过渡期等进行了讨论,并取得了共识。

    我国代表团参加了大会、起草委员会和工作组会议。根据外交部对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关于前往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部出席缔结《商标法条约》外交会议的对案”的批复精神,我代表团对申请书的使用要求、我国《商标法》对烟草制品和人用药品的商标注册要求、对文件签字和盖章的要求等,表明了我们的立场,对总干事提出的有关提供优先权证明、涉及商标主管机关的收费问题的大会声明,发表了我们的同意意见。

    刘敏学团长在闭幕式发言中对“外交会议”的圆满成功表示衷心的祝贺,并称这次会议是国际商标工作具有建设性的会议。他说,中国国务院已授权签署《商标法条约》。中国政府始终把包括商标在内的知识产权保护作为改革开放政策和法制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积极参加相关国际组织活动,加强与世界各国在知识产权领域的交往与合作。

    4、签署条约

    1994年10月27,“外交会议”一致通过了《商标法条约及其实施细则》、《缔结商标法条约最后文件》、《议定声明》以及《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援助的建议》等几个文件。1994年10月28,《商标法条约》在WIPO总部开放,供各国代表签署。《商标法条约》第20条规定,《商标法条约》将于五个国家递交批准书或加入书三个月后生效。

    根据外交部长钱其琛签署的《全权证书》授权,刘敏学团长代表中国政府在《商标法条约》上签了字。在《商标法条约》上签字的还有美国、英国、俄罗斯联邦、意大利、澳大利亚、墨西哥、丹麦、瑞士等34个国家。

    5、友好交往

    会议期间,团长刘敏学专门拜访了总干事鲍格胥博士、副总干事居尔舒先生、助理总干事雷大济先生等高级官员。

    在拜访鲍格胥总干事时,刘敏学团长首先感谢鲍格胥博士本人乃至WIPO多年来对中国商标事业的支持和帮助。他说,无论是商标局,还是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无论是宋健、任建新、还是江泽民主席等中国领导人,对此都印象很深。另外,刘敏学同志代表中国政府祝贺《商标法条约》的诞生。他表示相信,《商标法条约》将会对世界商标建设产生积极的影响。

    鲍格胥博士高度赞赏中国政府对《商标法条约》所持的积极态度,并称赞中国在商标工作方面给其他国家树立了榜样。他说,《商标法条约》的通过,不会给中国的现行商标法律带来不好的影响,反而会给中国商标所有人带来更多的好处,随着中国对外经济贸易活动的不断发展和扩大,商标所有人的正当权益将会由此在其他国家得到更加有效的保护。

    在谈到我国成立不久的中华商标协会时,鲍格胥总干事说,中华商标协会作为民间组织,可以更好地发挥其桥梁作用,并希望能够加强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商标协会之间的联系与合作。

    另外,我代表团还与法国、西班牙、美国、英国、加拿大、日本等国代表团进行了接触,并就一些问题交换了看法。1027,鲍格胥总干事还单独设晚宴招待了中国政府代表团全体成员,席间充满了热情友好的气氛。

    6、难忘的事

    在出席会议期间,有三件事令我至今难以忘怀。一是在外交会议时,增加了中文同传。

    过去,WIPO的会议无论是大会还是小会,只有英语和法语。给不是讲英语、法语国家的代表带来很多不便,特别是像我既不懂英语又不懂法语的人更是叫苦不迭,每次出席会议像个聋子,靠翻译有时发言的机会就会错过去了,一些重大问题无法及时进行探讨,也不便全面了解发言国家代表的意见。

    WIPO很重视同传工作,分别从海外和国内临时请了四位翻译,对他们的翻译工作,还征求中国代表团的意见。国内来的两位是外交部翻译室法文处的工作人员,他们水平是一流的。男土有40多岁左右,是位处长,反映特快,语速也快,说话带着一口京腔,吐字清楚,对语言有着特殊的天赋。女士有20来岁,与我是老乡,都是浙江人,声音很甜美,听了让人感到语言的魅力。他们经常承担中央领导的翻译任务。那位女同志在今年4月份法国总理访华时坐在温家宝总理身边,担任翻译。而海外请的两位翻译已近50多岁了,长期在国外生活,说话语速较慢,听他们翻译,总让人揪心。四位同传与我们相处很好,互相理解、互相支持。我们准备好的发言稿都提前提供给他们。为了便于了解商标方面的专业知识,我们还把带来的中国的商标法等有关的资料给了他们。使他们能准确表达中国代表团的观点、意见。

    二是,日本的商标民间机构,发挥了积极作用。

    在我参加的三次讨论商标法条约会议中,日本都派出了日本特许厅、日本商标协会、日本弁理士会等代表团,从政府、商标民间社团、代理人角度反映对商标法条约的意见。展示了其国家对包括商标在内的知识产权工作高度重视,给各国代表团和国际组织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三是,两份《全权证书》。

    1994年10月10,我和外交部的田立晓、中国商标事务所的王天祥,准时来到了日内瓦的WIPO,出席外交会议。按规定,我们向大会秘书处递交了由外交部副部长田曾佩于101代表外交部长(钱其琛部长因公出国)签署的《全权证书》,内容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委派刘敏学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席缔结商标法律条约外交会议的代表团团长(兼代表),曹中强为副代表。特此证明。”

    外交会议进行过程中,在WIPO工作的王彬颖找了我,称递交的《全权证书》不能签署商标法条约。当时,我一下懵了。刘敏学局长两周后来WIPO出席会议,主要是签署条约。我们在国内,一切都按此做的准备,但未料到会出现这种意外。

    我立即与尚在国内的代表团成员商标局的万家庆联系,通报了情况。据说,国家局外事司的同志心急如焚,有关领导亲自督办。总算在刘局长来日内瓦之前拿到了第二份全权证书。此份证书于1024,由钱其琛部长签署,内容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授权刘敏学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签署《商标法律条约》”。(待续)

 

 

编辑日期:2003-5 

来源:中华商标 

作者:曹中强

  • 联系我们
  • 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北三街8号
  • 电话:86-10-68014071
  • 传真:86-10-68018055
  • 邮箱:zhsbxh@saic.gov.cn
  • 协会微信
  • 协会微博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