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华商标网
赵明远民族特钢的铸魂人
2008年03月03日来源:中华商标协会

  “创业的感觉妙不可言。”赵明远常讲。
  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编辑说:“企业家里,56岁的赵明远说话声音是少有的宏亮,可谓掷地有声。”
  这位一生立志民族特钢事业、掌管的东北特钢注册资本36亿元、在中国特钢行业中综合实力名列前三名的企业家,每天最爱做的事情依然是带上他的安全帽到车间转转。“一转就有收获”。赵明远认为。
  而在10年前,他却整天连工人的面都不敢见:“天不亮上厂子去,天黑再敢回家,因为10个多月不开工资,怕人家堵门口。”赵明远回忆时还是心有余悸。
  其实,胆大胆小都是相对的。还是他,在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后10年中,三次“小鱼吃大鱼”。带领5000名员工,以“士兵突击”的精神把大连钢厂、抚顺钢厂、北满特钢紧紧绑在了一架战车上,一次一次上演国企跨区域整合重组好戏。
  搏击,是体现企业家实力的。正因为有了10年的搏击,赵明远才得出这样的结论:“从东北特钢的故事可以看出,通过整合,国有企业完全可以恢复造血功能,这是让老国有企业重现活力的好办法。”
  柯达大中国区副总裁叶莺不久前说:“在战场上,不可能打响每一个战役。作为指挥官,做过一次空前绝后的大事情就有权利自豪和骄傲。”
  回忆10年,赵明远的自豪很多很多。


    大刀阔斧剔除沉疴
  1996年,大连钢厂仅欠电费就达2亿元,偌大的厂里连根焊条都找不到,工人靠贷款开工资。
  3月5日,大连市委工作组进驻了大钢。
  赵明远心里非常明白,“这是一个敏感时期”。但他深深知道,国有企业的弊端就在体制上,大钢尤甚。
  “如果当初国家有关部门大笔一挥,我们这个建于1905年、规模和实力在全国都有一定影响的大厂就从钢铁业的历史中消失了。”赵明远不愿意回忆但却无法躲避这个事实。
  3个月后,这个谁都嫌烫手的山芋落在了寻找归属感的赵明远身上。
  哲人说过,当人沉静下来时,智慧就会升起。
  痛定思痛,赵明远拿看似普通但却致命的改革“五招”:严、细、活管理;对老的“三项制度”彻底改革;大力度调整产品结构;精干主体,分离辅助;学习借鉴德国巴登、中国海尔和现代企业管理思想和管理办法。
  赵明远在接受中央台记者采访时说:“不好意思的告诉你,事实上,有一条规定并没有在制度中公开,就是不准在厂房里拉屎尿尿。因为工人在厂房内拉屎尿尿是很司空见惯的事情,多丢人。就这条当时还有人提出来,‘你可以慢慢教育员工,磨刀不误砍柴功’。这个企业已经10个半月不开工资了,我还坐那儿慢慢把刀磨快了?就得一无反顾。”
  令赵明远想不到的是,当他的铁腕与职工的饭碗相碰撞的时候,他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
  “我不会忘记那个场面的”,赵明远说,“报告会来的人很多,结束时我回办公室,员工跟在后面吵,人山人海,把整个走廊都占满了。由于后面的人猛挤前面的人,前面的人就控制不了自己,就把我挤到了墙角。我硬是拿腿抵着墙,总算没出大事。”
  但赵明远明白自己的方向是什么,所以,前进道路上的坎坷他不在乎。国有企业领导在改革年代都是付出过血泪的。
  用3年时间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企业减员分流近1.5万人,实现了轻装上阵。
  奇迹是2000年,大钢优质资产组成的金牛股份成功发行。
  2003年,大连金牛股份有限公司销售收入达到17亿元,其经济效益的快步上升令同行刮目。

  联姻的戏那么好唱吗
  别人认为赵明远有资格周游世界了。
  可辽宁省政府有关负责人马上找他谈话:“长期以来,大钢和抚钢都存在各自规模小而全、工艺装备能力不配套、缺乏自我改造能力的弊端,两个特钢企业重复产品的数量达到80%,省内两兄弟如果继续在家门口‘厮杀’,只能两败俱伤。辽宁省委、省政府分析了辽宁特钢行业的现状之后,决定将大钢与抚钢重组,希望你能担任抚顺钢厂董事长兼总经理。”
  政府一个理性的决定在一些有经验的企业家眼里则是另外一幅图:“兼任累计亏损15亿元的企业,还要‘导演’联姻大戏?那么好的戏让你去唱?”“15亿元,我听了也是头皮发麻。”赵明远如实阐述。
  但是,毕竟责任重于泰山,没有奉献精神在中国成不了优秀企业家。企业家的情怀就应该是辽阔的。
  2002年1月8日,赵明远连秘书都没带,孤身一人到了抚顺钢厂。
  坐一路车,赵明远都在想一个关键问题:“我如何面对欠职工2亿元工资的现实?工人首先看你能不能给他饭吃。”当了20多年企业领导,他太知道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他做好了准备:挨骂、受气、围攻……
  尽管有心理准备,可是赵明远被企业职工的贫穷震撼了。
  心寒,他实话实说。
  建于1937年、曾经是我国实力最强的特钢生产企业,最重要的军工用钢生产基地的抚顺特钢和当初的大钢惊人的相似———污水横流;采购的废钢里面含土、沙石,一车废钢里面三分之一是土;工人把钢锭模子都当原料炼了,连生产原料都没有。
  天寒,人心更寒。赵明远当天给员工演讲完,就在宾馆里心脏病发作。“现在回想起来,那次可真是气病的。心里很难过的,当干部的,不救活它,2万职工怎么办?他们有什么罪?”
  背负这样的信念,赵明远开始了对抚钢灵魂的拯救。
  人必须有希望才有自尊,有自尊才有信心,有信心才有激情,有激情才能创造,改造硬件不如先改造软件。
  “依然以人为本。”赵明远强调。
  每个人都有精神世界有标杆,或是一本书,或是一首老歌,或是逆境中的阳光,工人要的是什么?多年的奉献后,没人珍重自己的尊严。他们等待尊严的重新回归。
  “我鼓励他们愿意做点有意义事的就留下来,坚持才有价值,成功才有尊严,在坚持的过程中用好上帝给我们的时间和智慧,圆满地做自己生命赋予的事情。”赵明远于是从别人最看不上的小事情做起———带领职工们业余时间种树栽花、拆旧房、盖新房,走路都哼哼工人喜欢的歌。
  “然后马上改造设备。”赵明远说,“我关闭了抚钢生产末端产品的几个厂子,一次性下岗1.33万人,分流9400人,抚钢中层干部减少到42人。”
  2个月后,由于生产率提高而创造的效益竟使得厂区的改造没有贷款一分钱。
  “钱很重要,但是钱要从管理中来,这是我赵明远的一个管理思想。”赵明远说。
  赵明远在大连和抚顺来回跑的过程中感到担子太重了。他的信念是:走精品化之路,一年要减亏2亿元,营业收入实现增长40%,企业快速进入良性循环。
  赵明远采取的措施是,产品由低档向高档创新、品牌向国际市场挺进、生产线必须是一流的,成为国家不锈钢、轴承钢、工模具钢、汽车用钢、特殊钢深加工产品和特种合金钢等六大特殊钢精品生产基地。
  2003年1月,大钢集团和抚顺特钢集团重组成功,辽宁特钢集团成立。
  如果说大钢改革的成功是赵明远成功的第一步,那么,接手管理抚顺特殊钢集团,继而将两个特钢企业重组,不仅显示了做企业家的战略眼光,用管理大师《成功长青》作者艾默里的话说就是找出核心竞争力。正是这个独到的智慧,成就了赵明远人生中“一个厂长管理两个异地国有企业”的先例。

  奇迹是人创造的
  “北满特殊钢1957年建成投产,是国家‘一五’期间兴建的156项重点工程中惟一的特殊钢企业,拥有国外引进的一流生产线和国内一流锻造及电渣钢冶炼能力。但同样因为不能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生存危机逐渐显现,2003年9月宣布全线停产。”看到这个报道,赵明远眼前一亮,机会又来了,“一直是我们对手的企业突然举起了白旗?我们该不该出手呢?”
  但聪明的赵明远没去马上投标,而是“征求意见”。他了解到“2003年企业停电、停热、银行停贷,欠各种债务20多个亿,被迫停产,别人白拿都不愿意,谁还拿几百万竞标费”?
  但他也知道,有南方民营企业在与政府接触,可是代价是不接受原有职工。
  这让他很难过,于是主动找到了黑龙江省政府有关负责人。
  “你有多少钱”?接待的人直接问到。
  “钱没有,但有人才,我们东北特钢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值一个亿,请不要忽略了人的价值,你们可以到实地考察。
  同年10月26日,黑龙江省政府出面与辽宁特钢集团签订协议———由辽宁特钢集团托管北满特钢集团。
  托管仪式上,黑龙江省副省长刘海生握住赵明远的手激动地表示:“我们两省为振兴老东北工业基地的希望可以实现了,托管后,你就大胆地引进辽宁集团的模式吧。”
  赵明远更加相信“人不能老是静着,静到极点后要起用和起动。动以后,则是生生不息的力量”。尤其是,他有一颗透明的心,他没有私心,不为自己。这样他才能坐看风云。
  经过1年的努力,北满特殊钢产钢量就由年产不到4万吨发展到2004年的38万吨,销售收入由2.4亿元上升到18亿元。停产之前,北满员工2年才开了200元工资,而目前已经达到月平均工资在700元以上。重组后的东北特殊钢集团钢和钢材产量均创当年和历史月产量的最高纪录。
  2004年9月23日,大连香格里拉饭店,辽宁、黑龙江两省省委、省政府从振兴东北特钢工业的战略高度出发,采取了新举措:将辽宁特钢和北满特钢重组为“东北特钢集团”。虽然分布在3个城市两个省,空间距离超过2000公里,但东北特钢的企业销售、采购、财务、技术、信息全部在一个平台上运行。既有专业分工,又有相互支持,企业整体竞争力明显增强。
  一个年产特殊钢能力达到300万吨、销售收入过100亿元的“中国特钢航母”开始起程,新华社评价。
  仪式上,党中央、国务院领导鼓励赵明远:“这三大企业都曾经是国家的掌上明珠,新中国8个第一都离不开他们的功劳,把3颗珠子串起来,一定会更加耀眼的。”
  赵明远很坦诚地回答说,“我们下一步要看世界市场了,当年都是国家的掌上明珠,为什么不能重放光彩?我们3到5年一定实现产品竞争国际化。”
  “什么是幸福?他们幸福我们才幸福,工人是企业的主人和创造者,他们吃不上饭闹是对的,我们领导没有尽到责任。”朴素的赵明远说的都是硬道理。

  岁月向后梦想向前
  事实上,强强联合风险很大,国外企业成功的也就30%。而弱弱联合是什么命运?能是神话吗?
  10年过去了,但赵明远深知企业的远航刚刚开始。
  2005年,他带4个人到韩国考察,在新罗酒店他跟很多特钢企业家接触。“我们专著和热情的谈话在韩国特钢业内有很大震动,关于我个人的专访文章也上了韩国《经济日报》。”
  2006年底,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务院振兴东北办公室主任张国宝到北满特钢考察,给了闯过了“三道关”的赵明远更大的信心。”他对领导说:“要员工的心跟着你去搏击更远大的目标,需要你有激情,企业的目标要让他们看到未来更大的希望。他是不怕艰苦的,他就怕没有希望,东北特钢集团是强强联合的结晶,我们的目标是做大、做强、做精、做新。我们同国内清华大学、北京科技大学、北京钢铁研究总院、东北大学、大连理工大学等学府长期保持着紧密的科研合作关系,使我们拥有产品、技术保持领先的智力支持,我们正在致力于全面走向世界。我们同世界一些知名企业,诸如托林顿公司、铁木肯公司、通用电气公司等始终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
  赵明远依然保持着10年前的习惯:办公桌上放着安全帽,走哪都准备着劳保鞋。没事时就到车间里转转。因为,目前东北特钢集团拥有世界先进水平的冶炼设备,拥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加工装备,拥有国内一流、国际先进的8条特殊钢精品生产线。大型锻件、锻轧棒材、冷拔材、不锈板、无缝钢管、模具扁钢、不锈钢大盘重线材、轴承钢大盘重线材、高合金弹簧钢线、棒材以及合金剥皮材等12大类特殊钢产品质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我不看到实情就不能安稳睡觉,10年就是这个习惯。
  2008年2月14日,辽宁省委书记张文岳到抚顺集团基地调研时深情地对赵明远说:“你要在‘特’字上做大文章,做强、精的文章。黑龙江省委、省政府对北满特钢都很满意。2007年上缴利税1.5亿元,员工收入突破人均2万元了。”
  这是赵明远最好的新年礼物了。
  2008年的春天,赵明远敢于说出自己为企业的定位:“全面推进与世界接轨,建立现代化一流企业”。
  “我觉得这10年的经历和阅历并不是为了我自己,是为了国家,国富则民强。”
  他崇尚登山者的姿态,因为那是强者的姿态。


  赵明远,1952年生人,高级经济师。大连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大连金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抚顺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抚顺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北满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辽宁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
 

来源:中国企业报
时间:2008年3月3日
记者:江雪

  • 联系我们
  • 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北三街8号
  • 电话:86-10-68014071
  • 传真:86-10-68018055
  • 邮箱:zhsbxh@saic.gov.cn
  • 协会微信
  • 协会微博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