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华商标网
北京稻香村让传统走进现代——访北京稻香村食品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毕国才
2006年07月07日来源:中华商标协会

 
   
    自从公元1895年南京人郭玉生南店北开,“稻香村”已在北京走过111个春秋。作为在市场经济环境中成长起来的稻香村第六代传人,现任掌门人毕国才既是一个对传统理解透彻的人,同时又是一个深具现代意识的人。在世纪之交的特殊时刻,他成为稻香村发展史上一个继往开来的人物。他的责任就是让传统走进现代。
    ——题记
    在北京市东直门内大街狭窄的草园胡同,一栋简朴的三层小楼就是稻香村公司的总部所在地。夏阳丽丽的一天,作为一个造访者,我置身小楼那间布置得很显古朴的总经理办公室,与现任掌柜毕国才面对面。当我试图从“传统”这两个字开始破题时,毕国才却说,其实他一直在致力于把稻香村这个老字号导入现代化的轨道。他说,从上任伊始,他就把学习和创新定位为企业的新文化。并提出稻香村的理念:承中华智慧,融现代精神,弘扬中国食品文化。简单概括,就叫传统加现代。
    面对外部环境的变化,老字号要变革创新才能适应新的时代
    坐在一个古色古香的书架前,毕国才用精练的语言概括了他上任几年来的工作轨迹:首先,他从2000年到2002年搞了三个“管理年”,完成了从经验管理向科学管理的过渡;在此基础上,他又从2003年到2005年搞了三个“二次创业年”,营造出一个变革的创业文化。今年,他又为企业规划了三个“发展年”,正在思考如何乘着奥运的东风,搭上通往世界的快车。
    光看几个概念,是没法明白一个雄心勃勃的企业家胸中丘壑的。第五代传人刘振英把接力棒传递给第六代,那是发生在1999年的事。当时,稻香村已由1984年复业时的一厂一店发展成一个家喻户晓的食品集团了,拥有2万平米的中央工厂和遍布京城的二十几家连锁店,年销售收入6个亿,社会上很多人开始研究“稻香村现象”。一般来说,面对看上去如日中天的企业,继任者只要搬出古训,来个“萧规曹随”的大智慧也就行了,可毕国才为什么要提出一个“传统加现代”的口号呢?
    听毕国才描画一个企业的成长轨迹,你能领会到一个企业家具有鞭辟入里的分析力和拨云见日的判断力是多么重要。这位稻香村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说,在企业的初创阶段,传统的管理模式,或者说管理者的绝对权威往往能发挥相当大的作用。但当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人的创业激情就会因成功而削弱,原有的优势就会因环境变化而衰减。在这时,如果不因时而动,隐性危机就会凸显出来。回看新旧世纪之交的形势,从大处来讲,中国正面临入世的挑战,全球都在迎接知识经济的到来。而在食品行业,跨国公司的食品不仅在大城市,甚至连偏僻小镇的店铺里都能见得到了。这种悄然的变化,在当时虽然尚没有对稻香村的销售空间形成挤压,但作为一个企业管理者,如果没有敏锐的嗅觉,如果看不清所处的环境,你的企业就有可能在花开正艳时遭遇严寒。在当时,依靠经验管理的稻香村,面临的其实已不是“居安思危”的问题,而是“居而不安”了。
    有鉴于此,毕国才果断决策,推行三个“管理年”和三个“二次创业年”。所谓“管理年”,是指用三年时间,通过管理的深入和创新,用现代的科学管理取代传统的经验管理。具体说来,就是实现从问题管理向控制管理转变、从粗放管理向精细管理转变、从人治管理向制度管理转变。所谓“二次创业年”,是指再用三年时间,实现企业在新的环境下的二次创业。使一个以手工作业为主的传统企业进化为一个以大机器生产为主的现代化企业。
    经过两个“三年”后,我们已经可以清晰地看到稻香村发生的深刻变化。从硬件看,企业建成了一个占地达120亩的食品生产基地,该基地完全按照GMP标准设计施工,是目前全国综合食品行业中厂房规模最大的生产基地之一。它的投产使稻香村食品生产的机械化、自动化、工业化程度得到极大提升,旧有生产条件制约稻香村向更大规模发展的瓶颈问题得到彻底解决。从软件看,食品厂已通过ISO9001(质量)、ISO14001(环境)、HACCP(食品安全)三体系综合认证;作为传统糕点行业,稻香村还率先通过了国际标准化委员会颁布的最新标准ISO22000食品安全管理体系认证,一个现代化的质量管理平台悄然搭起。再从员工的思想观念看,稻香村人有一种精神,叫老“三点”:早来点、多干点、晚走点;现在,老“三点”已转化成新“三点”,叫做“多学点、提高点、创新点”。当年,第五代传人刘振英老先生呕心沥血,他的工作作风是一杆子插到底。这种精神固然可贵,但一个企业要长远发展,它终究要被制度管理和文化管理所取代。稻香村人精神面貌的变化,昭示着这个老字号正在转变成一个学习型、创新型企业。
    把老祖宗留下的好传统和现代科技完美嫁接,老品牌才会有生命力
    在梳理这些年来的变革大事时,毕国才特别强调一句话:“稻香村的变革,不是割断传统,而是承接传统,我所做的就是让传统融入现代。”
    所谓传统,当然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财富。在稻香村,传统就是百年诚信呕心沥血铸造的金字招牌、世代传人千锤百炼的产品群,还有蕴含在其中的为商之道和食品文化,这些都早已与百姓生活结下不解之缘,割断了它们就等于割断了根本。
    稻香村重视传统,不仅仅是为了倚重一块老的牌匾,而是一种真心实意的挖掘和传承。这里的传统产品,到现在保留下来的有好几百个品种,让几百个品种一直存活下来,并能继续生产、继续发展,这是相当不容易的。“稻香村能够发展到今天,是一代又一代人‘传、帮、带’的结果,每一个老掌柜都把自己的绝活毫无保留地传给后来的伙计们。”毕国才如是说。
    在稻香村的食品生产基地,你会发现,工业化大生产和手工制作像一对孪生姐妹一样和谐相处,前者实现后者所无法达到的规模效应,后者弥补前者所不能实现的精工细作。他们对每道工序都严格要求,绝不允许偷工减料和粗制滥造。投料,规定了馅料配比标准,要严格按照传统工艺要求投放。烘烤,关键在于把握火候,只有这样,制出的食品才能做到外形美观,甜咸适度。如果投料不足或者烘烤时间掌握不好,食品的味道就变了。所以在加工中,相当一部分工序或环节都采用手工操作,以保证传统食品的色、香、味、形等特点。手工操作的方法由老师傅传授,进厂职工要经过严格培训才能上岗,经过层层把关,任何不合格产品都将被检测出来,并被马上予以销毁。此时,大机器生产加入进来,那只是按部就班和锦上添花而已。
    毕国才在稻香村里打拼二十余年,经过老店磨砺,他不仅学到了精湛的技术,同时也学到了更多的经营谋略和为商准则。在他看来,商人可分为三类:见利忘义的商人,最多取得一时暴利,但迟早会因利欲熏心而使企业失去市场信誉和顾客信赖;顾义忘利的商人,不能算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商人,这样的人会使企业失去发展的动力,更无长远可言;先义后利的商人,才真正能使企业得以长远发展。经商,首先要靠信誉赢得市场,在义利面前,义字为先,利益在后。稻香村之所以长寿百年,不能不说是一代又一代的掌柜们悟到了这个真正的“道”。
    毕国才说,即使是一个营业员也要做一个合格的商人。他打了一个生动的比方:在卖元宵与汤圆的过程中,顾客只想买元宵,可却没有。此时营业员就应该去为对方讲述一些汤圆的吃法、口感、传统历史、习俗等等,这其中就包括了引导消费、售前服务等等内容,这样既让消费者了解了更多知识,同时还引导了消费,给品牌创收。如此一来,买卖就做成了,买卖人也当成了。这位思维活跃的老总打趣地说,“如果当顾客问‘有元宵吗?’营业员回答没有,‘有汤圆吗?’他还是木呆呆地同样作答,当这个顾客离开时,哪怕他再怎么客气地说‘欢迎再来’也于事无补。一个营业员如果是这样,那他简直就是‘棒槌’!”
    毕国才深知,老字号要成为品牌,那它就应该是一个把传统和现代实现了完美嫁接的老字号。品牌靠什么来维护?靠信誉。信誉体现在当一个老太太卧病在床想吃一块糕点时,“稻香村”服务员会登门送上;体现在当消费者对豆沙酥的口味提出批评时,技术人员会连续多次改进配方和工艺,直到消费者点头认可为止。
    品牌的维护还体现在想顾客之所未想。譬如,在门市部设一个换零钱的岗位,这种服务,你不做,顾客不会怪你,但是你做了,顾客享受到了超值服务,这样带来的后续效用就不可限量。还譬如,按品种测定食品的营养成分含量,并标明在出售食品的标签上,让顾客一目了然。你不这样做,顾客凭口感一样买东西,你这样做了,就不仅传播了营养知识,也倡导了健康饮食,善莫大焉。
    “稻香村的文化,说白了就是怎么想事,怎么做事,要在企业内部形成一个共识,形成企业员工一致的价值观念,这样的企业文化就能水到渠成,这样的企业就有做头了。”毕国才深情地说。
    “北京稻香村诚信到永远!”这是毕国才在“2005年度北京十大商业品牌”颁奖典礼上的承诺,也是北京稻香村人永远的承诺。
    小胜凭智,大胜靠德,只有先学会做人,才能让基业常青
    截至2005年,稻香村已成为拥有总资产6亿元,年销售收入9亿元,年利税近9000万元的跨地区大型食品企业集团。2006年3月,稻香村荣膺“北京市十大商业品牌”称号,这是这个食品老字号二十多年来获得的数不清的荣誉中最近,也是最有含金量的一个。
    所有这些,都印证了稻香村日趋现代化的足迹。有道是,时势造英雄;或者说,什么样的时代呼唤什么样的英雄。在稻香村的发展史上,在稻香村跨入新世纪的时间点上,为什么会恰到好处地出现毕国才这样一位领军人物呢?考察一个企业的成功,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是很有裨益的。
    毕国才在稻香村已经工作了20多个年头。他在读书时候学的是医学,毕业后穿了10多年的白大褂,然后转投稻香村。从医时习得的良医助人的品格、精益求精的精神,成为他成就一番大事业的难得品质。
    1985年,33岁的毕国才来到稻香村,他本为建化验室而来,但被老掌柜刘振英另作安排,分配去站了柜台。以毕国才的细心,站柜台自然是一块好料。有一次,老掌柜到他所站的柜台买火柴,买一盒火柴。当时零售价是两分钱,老掌柜给了一毛钱。毕国才就按照一般接待顾客的方式,收过一毛钱,找回八分,并叮嘱:“火柴给您,您拿好。”就这么一个很小的细节,毕国才本人毫无察觉,刘振英老先生却看在眼里,想在心里,认定这孩子可用。从此,他悉心培养起这个年轻人来。一个人的领导才能,往往是把他置于一个共同作业的群体中逐渐得以显露的。在同伴们的认可和拥戴下,毕国才从一个伙计,逐渐干到组长、店长、部门经理,“将拔于卒伍”,直到14年后从老掌柜手里接过整个一副稻香村的重担。
    毕国才很感谢那14年,14年里,中华老字号那种传统的做人做事品格深深地浸染了他。与此同时,他毕竟是一个接受新思想、新教育的人,既能够穿行于传统之中,又能够从传统中超拔出来。换句话说,他是一个对传统理解透彻的人,同时又是一个深具现代意识的人。所以,当以他为代表的少壮派班子走马上任,他的特点就会烙在他的企业上,烙进“稻香村人”这个庞大的群体性格中,他因此而成为稻香村历史上一个继往开来式的人物。
    在毕国才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个粘了一枚外圆内方铜币的工艺品。他说,之所以摆放这个工艺品,是缘于黄元培先生的一首诗:事闲勿荒,事忙勿慌;有言必信,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向于前,外圆内方。这无疑也是他的人生哲学。在他看来,不管是作为企业的领导者还是员工,都应该有“有言必信”的为人之本,都应该有“外圆内方”的做人之道。“一个人能包容多少人,就能做多少事。”这就是毕国才,进取的心态中隐含着低调做人、高调做事的准则。
    作为一个老字号企业,稻香村肩负着如何让民族食品发扬光大的重任。这一点,毕国才无时无刻不记在心头。早在两年前,稻香村就与著名的管理咨询公司合作,拟定了一个十年发展规划。规划提出:我们不仅要进行产品经营,而且要迈入资本经营;我们不能固守前店后厂、自产自销的模式,不应只做家门口的品牌,而要做大市场,做成中国的驰名商标。
    举世瞩目的2008年北京奥运会日益临近,作为老字号食品企业,稻香村意识到,向世界展示中国传统食品魅力的时机到了す局鞫胗泄夭棵帕担平榈鞠愦遄罹咧泄厣拇潮嚎臼称罚绕涫堑鞠愦逶卤〗氚略舜澹晌└鞴笥哑烦⒌牟璧恪1瞎乓延幸桓鋈战コ墒斓拇匆猓蔷褪茄蟹⑽寤吩卤汛呈称肺幕桶略颂逵袢诤显谝黄稹?BR>    一个有眼光的企业家,他就不是惧怕、而是渴望与巨人交手。“和巨人交手我们会长个儿。”毕国才饶有兴味地说。他认为,稻香村作为老字号企业,要学习可口可乐、雀巢、卡夫这些国际大牌是怎样走向世界的,要把握W TO规则的主动权,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海洋中锻炼水性,勇敢地迎接国外强手的挑战。为此,人才成为决定性因素,稻香村必须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为招贤纳士提供一个广阔的平台,为每一名稻香村员工提供充分展现才华的机会。
    在夏花绚烂的六月,英武一世的刘振英老先生以85岁的高龄平静谢世了。毕国才和稻香村人沉痛送别一代传人,他们深感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但毕国才深信,既然老掌柜能把那么一个红火的字号交到自己手里,自己就有责任,也有能力为这个字号安上一双朝向世界的眼睛。然后,在未来若干年,当他再把这个字号交给更下一代的时候,人们会发现,稻香村已经是一个具有全球气质的品牌了。
    与毕国才道别,在门口,这位老总以老字号掌柜的姿态向我深深地鞠了一躬。走在北京市东直门内大街狭窄的草园胡同,我回看稻香村总部,总觉得那栋简朴的三层小楼与它所率领的庞大团队很不相称,但它们自身却显得是那样自得其乐。我突然明白,其实毕国才也一样,他本身就是一个传统与现代的结合体,他习惯坐在那间古拙的办公室里,思考着他的企业如何走上浩瀚的世界。当他的企业越来越星光闪耀,他就越喜欢呆在那样一个地方。或许,传统与现代,原本就应该是这样和谐着吧。


来源:中国消费者报 

时间:2006-7-5
作者:马志伟
 

  • 联系我们
  • 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北三街8号
  • 电话:86-10-68014071
  • 传真:86-10-68018055
  • 邮箱:zhsbxh@saic.gov.cn
  • 协会微信
  • 协会微博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