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华商标网
冷友斌 一个老总常含泪
2006年05月18日来源:中华商标协会

  飞鹤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冷友斌
 
  国有的厂子到了新时期大多都亏本。尽管飞鹤乳业在1994年曾经进行股份制改造,但转制不彻底,遗留问题很多。到了2000年,时任飞鹤乳业总经理的冷友斌萌生了一个大胆想法,建一个全新的企业,一个自己的企业,以便延续飞鹤这个品牌。于是他和100多名骨干员工共谋大计,决定买下飞鹤乳业的全部股份。
  那时候,每个人都很穷,大家东拼西凑,冷友斌把新房和家具都卖了……大家用分期付款的方式购买了他们曾经为之奋斗多年的企业。到2001年,他们已经支付了30%的费用。但此时,事情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黑龙江农垦局突然决定对旗下乳制品企业进行整合,飞鹤乳业的资产被划归完达山集团,员工们已经支付的购买企业的钱不能退还,这就等于冷友斌和众员工损失了1000万元。经多次交涉谈判,最后,作为一种补偿,农垦局把飞鹤的品牌给了冷友斌他们,而飞鹤企业的机器设备、厂房、原料基地等有形资产全部划走。

  冷友斌和众兄弟砸锅卖铁得到了一个并不有名的品牌的空壳,兄弟们心里不好受。而此时农垦局却看中了冷友斌的才华,任命他为完达山集团副总。这是有名有利的官职,只要一点头他就“荣华富贵”去了。但冷友斌不忍离开穷兄弟们,看着他们在寒风中期待的眼睛,他知道自己一走,这100多人肯定就散了,他们的家庭,他们的孩子,将飘散在那失业甚多的寒冷漠北……

  他咬着牙也要当这穷人的头。他坐着破破烂烂的长途车东奔西走,联系了小县克东一个小乳品厂,打算买下来。院里颓垣荒草。临搬家前,他和穷兄弟们把酒流泪,对手底下的人说,此一行,从头开始,前途未卜。你们想走,我送安家费,咱们兄弟一场,不能亏了大家……大家都眼睛红红的,说你到哪儿我们跟你到哪儿!结果没有一个愿意离开他,当年起家的100多人都跟着他从城市来到这个偏穷的地方。这全是冷友斌品德人性的感召,大家信任他,知道他是再难难自己,不能亏朋友的人。

  借到的钱冷友斌一分钱掰开两半用,造就了日后的一个大企业。

  飞鹤渐渐做大。挣了钱不是吃光分光,而是把钱全部投入到经营中。他们花数百万元进行厂房改造,添置设备。他们一年收购一个奶品厂两个工厂,特别是购进拜泉的农场后,他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大规模生产基地。他们还编织了庞大的销售网络,全国2000多个县市,8万多个销售点,都有飞鹤的身影!

  从身无分文到拥有6家子公司,年销售额几个亿,仅用了3年时间,连续两年成为乳粉行业内增长最快的企业。一个空壳公司,100多条破衣烂衫的汉子,创造了乳业的奇迹。

  2003年,飞鹤成为美国独资企业,步入国际大舞台。2004年,总部迁往北京,高学历员工渐渐多了,这时有一个问题显现,当初跟着冷友斌到农村的那100多名元老,有许多跟不上形势,消沉了。冷友斌很着急,催他们继续学习,跟上团体节奏。但是许多事情不是人力能为,他跟几位高层公司领导私下商量:“实在不行,就养老吧。反正什么时候都是我的好兄弟,决不能撒手不管。”这一点,飞鹤很不社会化,他说即使与潮流相悖,他也要坚持下去,这点情意一定要保留!

  飞鹤在美国纳斯达克副板上市后摇身一变成了国际化大企业,但在克东县受到了人才、交通、资金等问题的限制,不得不扩展到北京。但他自己不得不花更多的时间住在偏僻寒冷的克东,因为他心太软了!职工们多年来对他感情很深,总部搬走时,大家都哭。他只好安慰说,总部还在,只是销售公司搬到北京。“我要是在克东,大家就觉得飞鹤还没走。”于是他只身留下陪还在克东的老员工。实际飞鹤已经飞出小县城,飞得更高……

来源:市场报 
 
时间:2006-05-17
记者:金 林

  • 联系我们
  • 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北三街8号
  • 电话:86-10-68014071
  • 传真:86-10-68018055
  • 邮箱:zhsbxh@saic.gov.cn
  • 协会微信
  • 协会微博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