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华商标网
刘莎真爱永恒
2006年01月06日来源:中华商标协会

 
独自躺在小屋中间的地上,环视四周,映人眼帘的只有孩子的衣服,静静地挂满了四壁,一件接一件,凑凑挨挨地黏糊在一起,就像一个个乖巧的孩子……
    那一刻,她的脑海里会出现什么呢?她的毛毛?她所学的服装设计专业?还是那个做一个童装设计师的梦想?
    那是将近15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她的毛毛出生不久。从孩子三个月大开始,她就开始给自己的宝宝做衣服,各式各样的衣服,一做就是一个系列,从上衣、裙子、裤子,到被褥、枕头,今天做一个粉色系列,明天或许又换成蓝色的
    那时候,她在一家合资企业做管理工作。所有的业余时间,她几乎都用来给孩子做衣服。
    她是一个母亲,一个有着服装设计教育背景的母亲。她要用自己的特长来表达对孩子的爱。
    在公司里,她特意为自己安排了一间小屋,专门用来摆放那些衣服。疲惫了,寂寞了,就把自己独自关到小屋里,在地上铺上一床被子,然后躺下来,让心灵在那些童装的世界里尽情地游定……
    她说,那是当时自己最惬意的时光。
  “莎娃”诞生的那一年,毛毛6岁。
    6岁的毛毛用稚嫩的字体写下这样二段话:
    妈妈的莎娃公司是在我出生的第六个年头成立的。她的设计灵感都是由我而诱发出来的。她代表了妈妈对我的爱,也代表了全天下所有母亲的心。
    把妈妈的爱送一点儿给你吧!
    她被感动得热泪盈眶,把这段文字印在了产品宣传册上,印在了包装袋上。
    有一位经销商告诉她,每次把包装好的衣服递给顾客时,他都会举起包装袋,把上面印的这段话朗诵一遍。
    经销商说,他是念给顾客听,也是读给自己,读给自己的心听。 11年前,当第一条可爱的公主裙在她手中诞生的时候,她禁不住泪流满面,心中荡漾着一股爱的暖流流:孩子太可爱了,孩子是我心中的公主。“莎娃”公主诞生了,充满灵性,富有感情,拥有一个高贵且梦幻般的童年。
    从此,这个快乐的小公主便步人了她的世界,与她的人生紧紧相伴。
    从当年冒出打扮小公主的想法开始,到如今的“莎娃”女童服装系列,其中的内涵始终没有改变——快乐的“莎娃”公主。
    在“莎娃”品牌中,自春到冬,小公主的身影随处可见:公主衫、公主裙、公主套装;即使是棉服,也是公主式样的大衣;即便是一条简单的花背带裤,你也同样可以找到那种充满温馨的公主的感觉。
    如今,那种米色、蓬蓬的公主裙,仍然是她的最爱。以至于多年来,她都认为,对其做的任何大改动都无法达到理性化的程度。于是,在如今的“莎娃”——那个有着梦幻般的小卷发、童话般的双眸、两朵锦绣般小簪花的小公主身上,米色的公主裙成为这个女童装品牌的最经典款式之一。
    什么角色最能表达出女孩子的幸福和快乐呢?那一定就是公主。
    她说,“莎娃”——这个快乐的小公主,开启的是一扇母爱之门、亲情之门。在她的身上,流淌着人间最真挚、最刻骨铭心的爱。
    而有了爱,一切就有了感觉。
    在她的笔下,一块块花布的原型流动出充满童趣的线条,逐渐变成一件件美丽、高贵的童装。
    出租车开走了,她猛然想起来,刚从工厂带回来的样衣还放在出租车的后备箱里。她脑子里一片空白,想大声叫喊却叫喊不出来,呆呆地立在街头,眼睁睁地看着那辆出租车远去。
    得知情况的员工们很快赶了过来,给交通台打电话的打电话,找出租车公司的找出租车公司,还有一部分人陪着她在原地等,万一出租车司机发现了客人的失物可能会送回来。
    他们对她说,你还先回去休息吧,让我们在这里等好了。
    她却久久不肯离去,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就如同走失了孩子的母亲。
    “莎娃”就是她的孩子。
    她说过,我有一个可爱的女儿,而“莎娃”是我另一个生命结晶。
    有一次,朋友告诉她,快去看看吧,你的“莎娃”被别人仿冒了。
    起初,她并不是很在意,还笑呵呵地说,去看看就看看吧。
    可当她一看到仿冒品,就不顾一切地冲上去,一把就把那件仿冒的衣服拽了下来,连模特都被拽倒了。
    她说,那一刻,就仿佛看到自己的孩子被陌生人裹挟而去,自己的心都碎了。
    回去的路上,她的心渐渐回复平静:既然人家能够仿冒,说明自己的水平还是不行,否则,别人想仿冒也仿冒不了。
    于是,她想到了走出去,寻找一块新的天地。
    她的目标锁定在广东——一片充满朝气的热土。
    离开家乡去广东时,她只带了三件宝——12包书籍、孩子的钢琴和自己的童装样本。
    在北京,她接上正在假期里的毛毛,—起登上了南下的列
    怕孩子伤心,她哄孩子说,一起回家。蒙在鼓里的毛毛,哪里知道,火车正朝着和家乡相反的方向飞跑。
    她说,那一次,毛毛当了“莎娃”的人质。
    一觉醒来,毛毛大哭一场:妈妈,我好想家乡的小朋友。
    她安慰孩子说:毛毛,是家乡好,还是广州好,妈妈现在也不知道。你要努力,妈妈也努力,如果实在不成,我们再回去。
    她这一来,就再没有回去。
    刚到广州时,她人生地不熟,一切都要从头开始。一边找工厂,一边搞设计,几乎每一天,她都要忙到凌晨一两点钟。
    孩子是顾不上了,被送到了寄宿学校里。
    一天子夜时分,毛毛从学校打来电话:妈妈,我要回家。
    蒙蒙细雨里,母女俩偎依着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
    母亲说,毛毛,你是学生,就要完成好自己的学业,妈妈呢,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
    孩子委屈地说

  • 联系我们
  • 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北三街8号
  • 电话:86-10-68014071
  • 传真:86-10-68018055
  • 邮箱:zhsbxh@saic.gov.cn
  • 协会微信
  • 协会微博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中华商标协会  京ICP备06065018号     技术支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经济信息中心